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评论员刘一田

导致难民悲惨遭遇的国家不要缩在后面指手划脚

时间: 2015-10-28 09:24:30

  特约评论员刘一田

  笔者语:大部分逃到欧洲的人是为了躲避战争和暴力的难民,他们有权寻求庇护,不应遭受任何形式的歧视。笔者认为难民产生的根本原因是西亚和北非一些国家的贫穷落后,引发了国内各种矛盾冲突,尤其是种族、部族冲突。本已内战不断、民不聊生,西方某些大国却趁机兴风作浪,鼓吹所谓的民主运动,甚至不惜诉诸武力去干涉。在其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时,这些欧洲“小兄弟”摇旗呐喊,鞍前马后,也是蛮拼的。结果把这些被“人道主义援助”的国家越搅越乱,弄得永无宁日。民众被迫背井离乡,沦落天涯。一定意义上讲,能产生今天这么大规模的非法移民和难民,欧洲这些“小兄弟”也难脱干系、难辞其咎。正应了中国一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笔者认为美国政府才应为这次难民危机承担主要责任,正是美国在中东等地区的“战争政策”导致了大量叙利亚人、伊拉克人失去家园成为难民。而如今,美国不仅在对难民的人道救援上缩在后面,还有人仍然嚷着要更多地军事介入叙利亚等问题。

  近日来,年仅3岁的叙利亚难民小艾兰“沉睡”海滩的悲惨场面震惊世界,一些欧洲国家动了恻隐之心,拥堵在匈牙利的数千难民近日终于如愿以偿前往奥地利、德国等国,还有一些欧洲国家也有所松口。但这不过是悲剧中的一丝亮色,困扰欧洲的难民危机短期内难以化解。

  笔者要问:谁是导致难民潮的罪魁祸首?谁该对这场难民危机负责?不管是悄悄躲在一边的美国还是深陷危机淤泥的欧洲,均逃不掉其应负的历史责任。

  西方必须对中东北非战乱造成的战争难民负有责任。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了两场战争,除此之外,还军事打击利比亚,扶植叙利亚反对派打内战,造成“伊斯兰国”坐大。其结果是,该地区内乱不断,政局不稳,人民流离失所。仅拿叙利亚来说,内乱已造成20多万人死亡,上千万人颠沛流离,其中有400多万人逃出国门沦为难民。

  笔者认为:西方应对巴尔干地区乃至非洲的经济难民负有责任。被国际舆论忽视的是,当前在西欧各国申请难民的,来自巴尔干的经济难民不在少数。据德国官方数字,截至今年7月底,来自西巴尔干前南斯拉夫地区的经济难民所占申请量超过40%。过去一年有10万科索沃人前往西欧,目前只有1.3万人返回原籍。

  究其根源,上世纪9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打击南联盟,战火虽已结束,但留下的“烂摊子”却不再管。这些年,许多西巴尔干地区国家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失业率高企,贪污腐败横行,有组织犯罪猖獗,社会福利瘫痪,人民看不到希望,只有逃难去西欧一条路。

  面对不断涌来的难民潮,欧洲应对失措,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古特雷斯给出的评价是“失败”。眼下的欧洲,不仅引以为傲的人道主义和价值观已被难民危机冲得七零八落,而且实际处置上亦不断面临新的挫折,难民问题正在给欧洲制造新的撕裂、对立。

  既知今日,何必当初。俄罗斯总统普京直言,难民潮是欧洲国家的西亚北非外交政策的必然结果,而这一外交政策“实际上就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因为欧洲国家“盲目地对美国亦步亦趋”。上世纪欧洲跟随美国军事打击南联盟,在自己的身边留下一个发展问题的“定时炸弹”,亦同此理。

  相比之下,由于远隔重洋不受难民潮干扰,负有更大历史责任的美国却当起了“甩手掌柜”,悄无踪影。据联合国数字,美国只接纳了约1500名叙利亚难民。

  美国躲在后面,毫无作为,连美国盟友和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德国左翼党议会党团领导人近日发表立场文件,指出美国应为欧洲面临的难民危机承担主要责任。一些美国难民权益组织公开批评美国在安置难民上“做得太少”,呼吁美国接纳更多难民。

  话说回头,难民问题错综复杂,不是简单“放开边境”那么简单。动辄数十万的难民汹涌而来,涉及吃穿住行、工作、生活、治安等诸多方面,指望西方敞开大门全部接受难民是不现实的。但也应看到,与土耳其、黎巴嫩等容留了数百万难民的国家相比,西方的所作所为还差得很远。应对难民问题,西方不仅要切实承担起应尽的历史责任,更须追根溯源,对干涉主义等行径做出深刻反思。

  难民问题在欧洲持续发酵并酿成危机引发广泛关注,3岁叙利亚小难民溺亡海滩的场景更是让人直呼"欧洲的良心"受到考验。现在,德国政府已承诺坚持对难民的"开门政策",欧洲似乎"良心发现"了,但现实政治的利益之争容不得我们这么浪漫。

  欧洲当前的难民危机有着复杂的历史、政治和地缘背景。略过欧洲殖民历史不谈,欧洲一些国家自二战后形成的移民传统和各自政策就掺杂了不少功利因素,其对外来劳动力的予取予求导致移民、非法移民之间的界限模糊,因时因地而异。欧洲基于意识形态优越感和"人权至上"观念的对外宣传又将自身塑造成"最后避难所"的形象,由此难民和非法移民之间也是真假难辨。多数欧洲国家都以"价值观与利益的统一"作为外交最高目标,如此既能解决劳动力短缺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又能在国际社会高举"人道和人权"大旗。因此,难民过去并非欧洲的问题而是利益所在。

  但现在的欧洲还没从债务危机中喘过气来,极端政治势力大有卷土重来之势,恐怖主义威胁又骤然来袭,内外政治环境的变化使得难民问题成为欧盟及其成员国政府和政治家们的危机。欧盟机构内部的“联邦主义者”希望借难民问题进一步统合成员国的移民和司法体系,这就与持“边界管理是成员国主权”观点的一些成员国领导人出现分歧,于是有了“份额强制摊派”与“边界铁丝网”之间的较量。更难搞的是,一些国家内部对外来人口持反对甚至敌对立场的极右翼势力正等着政府“犯错”:一旦政府对欧盟方案的响应被认为是在“慷自己之慨”,因此减少本国民众的福利待遇或工作机会,那么民意自然就会向极右翼方向聚集。英国卡梅伦政府刚刚对难民接收问题松了点口,民调结果立刻显示要求“脱欧”的民众比例过半。

  现在德国率先做出“表率”,那些想去德国、奥地利等国的难民有足够理由感激默克尔总理等人的“慷慨”。但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却认为,“难民问题不是欧洲的问题而只是德国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对的,因为匈牙利这样的国家主要是难民从意大利、希腊等“前线国家”前往德、奥等“理想国”的辗转之地。德国等国得到好名声和劳动力,但给这些中转国留下的只有对国家边界的“不尊重”和社会的不安全感。德国或可通过率先表态巩固和展现其在欧洲的领导力,但匈牙利等国认为难民问题是“德国问题”包含着一个潜台词,即德国等应对当前欧盟内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状况负责,接受最多难民就是德国为其经济独大理应付出的代价。

  目前的难民危机确与欧洲此前在对外政策上追随美国有关。过去,难民给欧洲带来一定好处,这种追随有利可图。可是现在,美国对中东北非乱局大有撒手不管之意,要想解决难民“源头问题”,欧洲不得不“独立自主”。但这又涉及另一个欧盟难以协同的领域——外交和安全政策。尽管欧盟早就提出派军舰巡弋地中海并深入北非国家打击“蛇头”等有组织犯罪,但现在偷渡仍在继续、悲剧每天上演,欧盟的外部源头解决方案迟迟不见踪影。难民危机正在倒逼欧盟有所行动,因为世人的怜悯和同情与欧洲现实利益博弈的剧情一样真实,欧洲国家无法忽视。

  2015年9月10日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