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十三:五十年后重返战地吉婆岛(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7-12 11:46:12
 作者/王忠民
战友文光富和官昌义相见
战 友 啊 战 友
                                                                                   ----湖北当阳与老战友相见有感
当年英俊潇洒,
如今两鬓白发,
见面不敢相认,我那----
并肩战斗过的战友,
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
被战争洗礼过的战友,
经岁月揉搓过的战友,
曾思念五十多年的战友,
眼前的耄耋老者,
这真的是你吗?

经时间长河的浸蚀,
我们都已经老啦,
再也不见当年的飒爽英姿,
不见当年的容颜,
不见当年充满激情,且
溢满青春色彩的风华。
只见战友的脸上,
横是战争留下的印记,
竖是岁月刻下的伤疤,
还有那剪不断理还乱
由沧桑记忆酿成的痕迹,
更是沟壑纵横、疙疙瘩瘩。
我们相拥而视,
不由得两眼闪着泪花,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战友,
眼前老者,这果真是你吗!

感谢日子的宽容,
生活有情地将我们留下,
眼下尚衣食无忧,且有
儿女绕膝嘘寒问暖,
每人都有一个幸福的家。
祝愿您,我的战友,
世间的冷暖莫视,
当年的荣耀莫夸,
金钱地位皆为过眼烟云,
平安健康是福,这
才是永恒的佳话。
珍惜生命,珍惜生活,
珍惜日子的分分秒秒,
希望战友下次相聚,
大家一个都不能落下!
若再有第二次援越抗美,
我们还一起出发!
    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家中休息,单位的同志领3位老人敲门进来,说是老战友来找我。我既惊喜又热情地迎上去,亲切地拉住他们的手。可是当他们叫我辨认时,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认不出来。当他们报出姓名来,我们才亲切地上前拥抱,并不时地叫着对方的名字,不由地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分别五十多年了,我们都变老了,人生的磨砺让我们个个全是白发苍苍,岁月的刻刀在我们脸上留下了沟沟壑壑,哪里还会找到当年英姿焕发一丝一毫的影子呢!大家共同叹息着说:“变化太大了,太大了呀”,就是迎面相见,如不介绍,谁也不会认出谁来!
    其实这三位战友,在部队都是我最熟悉、最好的战友:郭治玉喊我“老师”几次了,我才记得他从一入伍开始,就跟我学习过操作计算尺和测距图板。张友斌、官昌义我们是同班的战友,在部队一起摸爬滚打几年。如此亲密的战友相见不相识,真是太稀奇太遗憾了!但一切似乎又是那样合情合理,因为分别得太久了,工作和生计让我们人各一方,时间的鸿沟,又让我们都变得见忘了。
    初次见面,免不了互问复员后在干啥,经过交谈,才知道宜昌的两个战友,郭治玉安排到公安部门,干了一辈子侦探,侦破了许多大案要案,后来走上了领导岗位;官昌义先到银行工作,后来到党校当了总务主任,成了“红管家”;同乡张友斌,到了一个国家的原子铀矿,为国防建设贡献了一辈子力量;我呢,因为爱写点东西,在部队曾办过油印的战地报纸,后来就到一家报社,干了一生的编辑记者。
    郭治玉和官昌义讲起他俩这次来,是奉战友郭汉普之命,一定要到河南找到我的,就又让我想起在部队时,我的“一对红”郭汉普来。他们说郭汉普兢兢业业在部队干了十几年,后来又转业到葛洲坝集团一公司当老总十几年,先后参与长江葛洲坝、三峡大坝、清江隔河岩等国家大型水电工程建设的施工和指挥,曾被湖北省人民政府荣记特等功,并被评为湖北省先进军队转业干部。我听后为有这样的战友感到高兴!
老战友们在宜昌三峡大坝留影
    午间,我拿出存放了近20年的好酒,给战友们接风,怎奈战友们个个都是年老多病,不胜酒力,一瓶酒没喝下一半。席间,我们也问起连队其他战友的情况,知道当时的副连长王明河、一排长晋满仓、五班长李占文等几个山西战友有联系。宜昌的几个战友经常来往,其他战友就不知道消息了。
    这时,大家几乎是同时产生一个念头——找战友,找我们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的战友!我们连在援越抗美前线,舍生忘死战斗情景和战友的情谊,即刻一幕幕出现在眼前,更增添了大家对战友们的思念。于是,大家想到了威力强大的互联网,就议论着想通过网络,寻找失散多年的战友,毫无疑问,写文字的事情就落在了我的肩上。
    战友们走后,我开始琢磨写稿子找战友的事,计划以连载的形式,回忆连队生活,于是就写下“援越抗美老兵记之一:北京西山的紧急集合号声”,并在文稿后面,注明要寻找战友的文字。文稿通过微信发出去了,我也没料到一篇稿子影响会这么大,不少网友留言,除了给文章给予了很好的评价外,同时也有不少网友,帮助我们寻找战友,很快找到了四五个战友。
    这让我喜出望外,接着发了第二篇“援越抗美老兵记忆”,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不少微友对我们的老兵记忆,给予了较高的评价。一微友在留言中说:“仔细阅读了作者保定空军大院的战前回忆,令人血脉贲张,感慨万千,甚受教育。作者的经历虽未曾体验过,但从字里行间感受到战士的报国为民、血染沙场的家国情怀。弘扬了人民军队为人民,为国家甘洒热血筑长城,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壮烈激情。讴歌了服从祖国召唤打起背包就出发的高尚精神和对祖国的忠诚,令人肃然起敬,热血沸腾。仅向他们致以敬意和祝愿,并祝愿他们晚年快乐,安康长寿,幸福满满。”
    之后我又发了“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三、之四……关注我们寻找老战友的人更多了。让我最感动的是,不少素不相识的人,也参与到帮我们寻找老战友的行列。有一个在北京打工的老乡叫惠运根,当他看到我在文稿中说要找老班长糜无为时,就从朋友那里打听到我的电话,直接打电话跟我说,要帮助我找在北京的老班长,并称:“看了你的文章很感动,当时你们在前线不顾生死为国家为人民作战,我今天能帮你们做些事情是应该的!”
    于是,素不相识的惠运根老乡,在北京开始了帮助我寻找老班长糜无为。但由于我提供的单位有误,他去了几趟都没有找到。后来我又重新核实了单位和地址,并给他发了个手机截屏图,老班长工作的北京青年印刷厂终于找到了,可是这个工厂,现在已经被拆迁掉了。
    惠运根老乡并不灰心,他就每天去拆迁的厂子周围找人问,终于在附近的街心公园里,问到了一群打太极拳的老人,其中有个人认识老班长,并给他领到老班长住的楼前。他敲开糜无为家的门,当下拨通我的电话,让我和老班长通话,瞬间我和老班长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为了便于联系,女儿帮助我建了一个“援越抗美三炮连战友群”,我们像有了一个活动园地,战友们在群里交流更方便了。通过战友群,把找战友的线索和范围逐步扩大,先后又找到许多战友。后来,我们战友群的影响逐渐扩大,许多晚我们几年入伍、根本就不认识的战友,也加入到群里,一起寻找当时在越南战斗过的战友,据我们的《三炮连战友通讯录》统计,我们现在共找到同连的战友48位。
    战友们找到以后,大家都非常激动和兴奋,但思念之情更重了。分别五十多年,想起在部队一起战斗的情景,让许多战友同时产生想见上一面的心情。于是就有战友提出,要到当年战斗过的越南吉婆岛故地重游,寻找当年的故事和记忆。没想到战友们一拍即合,立即响应,一个战友聚会、然后重返战地吉婆岛的方案呼之欲出,于是战友们便开始到公安部门办护照,准备到越南重访战地。
    2018年4月4日,我和张友斌、张玉新3个河南新蔡籍的战友,从驻马店出发,乘高铁赶到宣昌,先与宜昌的郭汉普、郭治玉、官昌义会面,山西的高吉星夫妇也已经到了,家住太原的五班长李占文,也携儿子、媳妇驱车抵达。李占文退伍后,在一家电信公司工作,由于他喜爱收藏,退休后成了太原一家知名收藏店的老板。
    第二天,宜昌的几个战友,领我们到郭汉普当年参加建设的三峡大坝参观,宏伟的工程让我们赞不绝口,更对战友郭汉普作为公司的老总,亲自参加国家重点工程建设感到骄傲!
在宜昌看望坐在轮椅上的李治才战友 
    下午,听说战友李治才有病,一条腿被截肢行动不便,我们几战友,又一起赶到李治才家看望他,邀请他参加晚上的聚会,让李治才和夫人十分感动!李治才说行动不便不去了吧,大家都说:“战友们聚会一个都不能少”,几个战友硬是将李治才连人带轮椅分别抬进了车。晚宴间,战友们举杯推盏,互叙友情。我们在宜昌的活动,也受到一些媒体的关注,《三峡晚报》及时报道了我们老战友五十多年后相聚的消息。
    4月6日,我们几位战友赶到当阳市,计划与当阳的战友相会。当我们赶到相约的宾馆前时,当阳的十几位老战友们,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可是我们这分别五十多年的外地战友,相见后竟然没有一个能互相认识的。当年那些曾英姿飒爽、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如今已都是两鬓斑白、年过七旬的耄耋老人了。相见之后,老战友们个个激动万分,或亲切拥抱惊喜而泣,或相对而视不敢相认,或双手紧握叙说当年,或寒喧不止互问冷暖,相见场面十分亲切感人。
战友张友斌(右一)金天本(右二)王育德(左一)相见
    中午时分,我们战友的聚会盛宴开始,连同家属子女四十多人欢聚一堂。刘汉杰代表作东的当阳战友致欢迎词,不时赢得阵阵掌声!接着是郭汉普战友,代表寻找老战友的发起人讲话,直讲得战友们热血沸腾!随即他又朗读了自己的诗作,抒发胸中的情怀:
难忘五十三年前,
友谊关外起狼烟。
热血儿男气若虹,
援越抗美铭誓言。
海岛风狂身挺拨,
热带雨林意志坚。
敌机轰炸有淡定,
虫蛇叮咬若等闲。
舍生忘死英雄出,
赴汤蹈火勇士现。
我辈今生仍无悔,
国旗军旗留史篇。
休笑人老说梦语,
虎暮仍将山林恋。
但听军号哒哒唤,
定当戎装返前线。
    战友高吉星也在宴会上朗读了他写的一首诗,表达自己见到老战友后的激动心情。轮到我发言时,我首先对老战友们相聚表示祝贺,再对宜昌、当阳战友的盛情款待表示感谢,受郭汉普、高吉星两战友情绪的感染,也随即朗读了一首我见到老战友后,在手机屏上即兴写下诗《战友啊战友》(见本文首页)。
老战友及亲属们在当阳留影
    在当阳与同班战友文光富、杨新龙的相见,也让我十分高兴。文光富退伍后,被分配到国家航天工业部所属的一个机密仓库工作,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奉献一辈子青春,最后走上了领导岗位。杨新龙在“文革”中曾被错打成“反革命”,最后在部队和战友的关怀下,才终得平反昭雪。我为文光富的进步感到骄傲,同时也为杨新龙洗清冤屈感到安慰。我们拉着手在一起谈了许久,千言万语激情难按,真没想到当年代表“五个伟大”出国参战的功臣,后来在却“运动”中遇到这样的遭遇!
    在当阳的活动结束后,4月7日,我们乘火车向越南进发。由于一些战友的健康原因,能到越南去的只有十几个战友,连同战友们的夫人及子女,我们寻找当年战地的队伍,也有二十多人,亦可谓是浩浩荡荡。但就是老弱病残居多,这令我们的队长郭治玉十分担心,为了保证老战友们的出行安全,一路上他可真是煞费苦心。
    我们这次的行动,是交给旅行社打理,我们提出的条件是,在其他地方怎么安排就行,但到了吉婆岛后,一定尽可能的留出时间,让我们到原来的驻地多停留一下。游览下龙湾的当天,一大早我们就吃过饭出发了,我们心想今天到吉婆岛可不会误事了。可没有想到,导游把我们带到一个卖橡胶枕头和橡胶床垫的地方,叫我们买东西,想走也走不了,工作人员囚禁般不叫出门,一下子折腾了快两个小时。谁会料到,当年曾为保卫下龙湾战斗的老兵,五十三年后会又在下龙湾受到这样的礼遇!
    当我们乘船向下龙湾出发时,已经将近十点。下龙湾风景很美,但我和战友们心还是在吉婆岛上,游完下龙湾已经是下午近两点多了。但导游说等渡船还要再等一个多小时,这样,到吉婆岛可能就是下午5点多钟了,能不能看到我们的驻地说不定就悬了,大家都着急起来。当地导游说,要想快可改乘快艇,但要加钱,我们每人加了40元钱,导游把我们领到一个根本不是码头的地方,偷渡般地坐上了两个快艇,向吉婆岛方向驶去。
    在吉婆岛住下以后,战友们寻找当年的驻地心切,怕天黑了什么事也办不成,就跟导游商量往驻地赶,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寻找,才终于找到了第一个驻地,但也不是原来的面貌了。大家就地寻找当年的记忆,讲述我们当年在炮阵地上遭遇敌机袭击的情景,并找到卫生队的位置,因为有战友当时在那里住过院。战友们还找到了当年看演出的地方,回忆“三总部”慰问团给我们演出的情景。
援越抗美第二支队七大队十二分队部分战友重返吉婆岛驻地时的情景,(左起岳纪文、郭汉普、王忠民、王育德及女儿王芳、李占文、官昌义、郭治玉、高吉星),背景为猴儿崖
    看完第一个驻地后,因天色将晚,我们又急怱怱地向第二个驻地赶去,老远就看见了大家都熟悉的“猴儿崖”,那状如刀削的峭壁下,曾藏着我们许多美好的记忆。我们找到了当年拍照片的地方,在哪里合影留念。我甚至专门带了一只标准镜头,为的是能拍到与老照片相同背景的照片。
    天色晚了下来,在导游的催促下,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里,向前走不多远,就到了当时我们团部的所在地。车没有停,我和郭汉普战友,讲起当年在那里油印战地报纸《先锋报》的事情,依依不舍地目送曾经熟悉而又渐渐远去的那片山林。
    夜晚,我们在吉婆码头上寻觅当年的记忆,也欣赏那里的夜色。夕日那条充满鱼腥味的铺石小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楼房;我们团工程兵当年帮助修建的码头,如今几乎找不到一点影子,岸边耸立的象征现代意义的大屏幕,还有海中一组组五彩纷呈的灯光造型似乎在告诉我,你想象中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蓦然回首,绰绰山影掩映下的五彩斑斓灯火,已在大海中构成一幅迷人的图画!
越南群众在码头上向我们描述中国军队当年打美国飞机的情景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去码头上寻觅,哪那怕是再能找到一丁点记忆呢?没想到真的有所收获。当地的越南群众告诉我们,在码头旁边的山头上,还有我们当时打美国飞机的炮阵地,如今已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只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去看了。郭汉普战友,拿着当时越南儿童乃提罗在码头送给他照片,到处打听乃提罗的名字,可没有一个人知道乃提罗是谁。在导游再三催促下,我们离开了码头,离开了曾经战斗过的吉婆岛,心中溢满了无尽的惆怅和遗憾……
老战友们在友谊关前讲述当年的故事
    2018年4月12日,我们又经友谊关回国,这是战友们三跨友谊关了。不过前两次经过这里时,是代表“五个伟大”青春焕发、英姿飒爽、斗志昂扬的全副武装士兵;而今又过友谊关,却是普通的公民百姓,且都变成满头白发、老态龙钟、行动迟缓、步履蹒跚的老者了。尽管如此,追忆起当年的岁月,大家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友谊关前时而驻足寻觅、侃侃而谈,时而又东张西望、指指点点,同时战友们还友情相邀,合影留念。此刻,大家似乎又听到了当年的战歌,找了当年的故事,寻到了往日的战车印痕,发现了当时的留影地点……战友们一步三回首地走过友谊关城楼,似乎又现当年经过这里时的画面,耳边像又听到欢迎的锣鼓,还有那溢满激情的呼喊:“热烈欢迎援越抗美壮士凯旋”……
致读者:
    尊敬的朋友,我们的“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今日发完了之十三最后一期,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我们这些当年的参战士兵,首先感谢您一直对老兵记忆的关注及点赞,特别感谢那些直接与我们联系,并帮助我们寻找战友的热心朋友。真诚感谢凤凰天中微信号、豫青网驻马店频道和凤凰生活网驻马店运营中心负责人的大力支持和编辑的精心编发;我们的战地故事虽暂告一段落,但仍需要您的继续关注和传播,以让我们找到更多当年的战友,作者在此向您再一次道谢了!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微信转发帮助寻找战友。但如有转载、刊发,须经作者同意。电话13939608108。
作者于 2018年7月12日
e21b9bd7b2763f31f212b25c298b7388.jpg
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