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十二:寨拉 那片值得记忆的山林(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7-05 10:42:27
作者/王忠民
 战友郭汉普 郭汉清在寨拉留影 
   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有一片曾经思念的山林。小溪中流淌着美好的记忆,雨林中珍藏着岁月的青春。硝烟弥漫,那是炽烈情感的释放;枪林弹雨中,正考验我们不屈的精神。我们用双手掘出掩护生命的战壕,也掘出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用智慧搭建成美丽漂亮的竹屋,所以才能用痴情和梦呓,送走一个个惊恐不安的夜晚,又迎来了一个个溢满遐想的早晨。莫道战场上充斥的全是撕杀炮语,那里,也有一处珍藏着美好记忆的山林……
    1966年春节过后,我们援越抗美第二支队七大队(106团),顺利完成了吉婆岛上的防御工程施工任务。接到团部命令,让我们连先从吉婆岛撤离,到越南陆地上有新的任务。记得下岛时因怕敌机袭击,我们还是选择在夜里出发,乘坐的是一艘海军的登陆艇。好在当天风浪不大,战友们也没有上岛时乘舰艇的晕船感觉,顺利抵达了越南的鸿基港(如今的下龙湾市)。
    我们上岸时,早有运输连的汽车在那里等候。经过约三个多小时的行进,我们终于在黎明之前,赶到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等到天亮了以后大家才发现,我们的新驻地,四周树大林密,各类稀有植物丛生,就像一个从没人来过的原始森林。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新的驻地名字叫寨拉,里面驻有越南人民军的一个指挥机关,也有一个弹药库。我们连这次来到这里,主要任务是配合工程兵部队,在此地建立一个由中、苏、越三国军队高层组成的作战指挥中心,全名称叫“寨拉地区首脑工程”,同时也担负这里的守卫任务。
    也可能因为寨拉是军事要地的缘故,美国人不断派飞机对这里进行侦察和袭挠,每天防空次数甚至比在吉婆岛上还多。所以,在我们驻地附近的每个山头上,几乎都驻有我军和苏联军队的防空部队。这些部队,不再是在吉婆岛上常见的37毫米高射炮和四管高射机枪了,一些大口径的高射炮,也在附近山顶上依稀可见。为配合高炮部队作战,这里还驻有我军和苏联军队的探照灯部队。
    由于空情紧张,我们进入驻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挖战壕、筑防空洞,之后才是建自己居住竹屋。为防止敌机轰炸造成群体伤亡,记得当时我们连住的非常分散,班与班的驻地之间距离,大都在一二百米之多。驻地中有一条清澈见底潺潺流水的小溪,沿小溪上下一里多路,都驻有我们连的士兵。
    由于山上土层坚硬,挖掘中又不时遇到石头阻挡,所以,挖全连相通的战壕相当费劲。加上每班都要筑建两个以上、能容纳下十多个人的防空洞,土石方量也是相当大的,全连战友不分白天黑夜的干,不少战士手上都磨出了血泡,终于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
    我们在寨拉驻扎时,正赶上越南的雨季,记得是整日不停的下雨,几乎没有晴过。我们洗的衣服总晒不干,被子潮得发霉长毛。许多战士皮肤生疮,严重的还溃烂流浓。加上我们的驻地紧靠一条溪流,山上又都是原始森林,所以那里的蚊子、蚂蟥、蛇类比吉婆岛上还多。为防止潮湿和毒虫、蛇类对战士的伤害,部队决定,还是给我们建造防潮、防蛇的竹屋。
    搭建竹屋的工作,我们在吉婆岛都已经干过,连队里还出了郭治玉、冯友培、邓光明几个建竹屋的高手,因此,建筑屋对我们连来说,已是轻车熟路,并不费难。可就是建竹屋的材料,都堆放在两里路左右的山外,穿越丛林搬运木料、竹竿之类的东西,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全连战士为了生命安全,克服了种种困难,加班加点抢运建房材料,并且很快建好了竹屋。与岛上建的竹屋不同的是,岛上的竹屋上面盖的是竹片,而在这里用的是棕榈树叶。人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当我们搬进自己搭建的宽敞明亮、安全舒适竹屋的时刻,每个战友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
    就在战友们分享快乐的时候,部队首长又给我们下达了新的任务。原来叫我们连队提前下岛,就是看中我们连建竹屋的本领,这次到陆地上,就是叫我们为部队机关打前站建竹屋的。因为“寨拉地区首脑工程”,还需要更多供我军指挥机关使用的竹屋和战壕,并且要在短期内完成,所以,我们连挖战壕、建竹屋只是个开头,后边还有大量这样的工作等着我们。
    为完成这些艰巨的任务,连里又一次进行战地动员,并且分段包干下达了任务。记得我们三班分包的战壕工程,其中有一段风化石土层,作业难度较大,大家也有点畏难情绪。因俺班里的文化程度比其它班高些,有别班战友说:“这回‘秀才班’摊上了一块硬骨头,看着,够他们受的!”我们班长糜无为,一直是不服输的性格,他在全班进行了动员,要求大家齐心协力,保证按时按质按量完成任务,并还向一班提出了挑战!
    一班长武锦仁(山西人),入伍前和我们班长是同一个厂的工友,后来又在四班给班长当副手。他对班长说:“老班长放心,你们要是完不成任务,到时候我们班来支援你们!”武锦仁的话可能也是好意,但我们班的战友听了,都觉得有些不太顺耳,心里憋着一股气儿,发誓非要干出样子叫他看。我作为副班长,当时也很不服气,就对武锦仁说:“老班长,叫你看着,说不定是我们班来支援你们呢!”
    由于实行分班包挖的方式,挖战壕一开始,班与班之间就展开了竞赛,不用说,凡是分到地质松软的班,挖掘进度就快。为了与别班竞争,我们也先从较松软的地段开始,挖掘的进度还超过了一些班。但到第三天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风化石土层。那土层比一般的坚硬了许多,一镐下去只见一个白印,有些地方只有用钢钎大锤作业才行,我们的进度渐渐慢了下来。
    这时,排长晋满仓赶来帮助我们班,并一直给大家鼓劲。连长陈小春、指导员刘永福(均为湖南人),也到我们班实地了解情况,并且说,如果真不行就再增派人员吧。可班长糜无为和全战友,都表示一定会完成任务。到第五天,第六天,挖掘的进度还是很慢,班长和李兴仁、郭汉普、文光富等战友的手都磨破了,大家还是坚持干;连续作战累得直不起来腰,我和杨新龙、赵元魁等战友,就跪在地上挥镐作业,咬牙坚持。
    越南热带雨林中的天气又闷又热,我们每个人都是浑身汗透,但因要防蚊子和蚂蟥叮咬,战友们只得着装整齐,连袖口裤口也都紧扎,闷热难忍,不少人可以从衣服上拧下汗水来。加上寨拉的山中是红色的土质,几天的连续作业,战士们一个个成了红色的泥猴。但为了赶进度,我们班连中午休息时间也加班加点,让炊事班将午饭送到工地上吃。经过全班同志的努力,我们终于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们班完成任务之后,一班的工地还在扫尾,原来没想到他们后来也遇到了风化石土层。班长给我使个眼色,叫我带上几个战友,去帮助一班清土。我老远就对一班长武锦仁喊:“老班长,我们来支援你们来啦!”武锦仁笑着瞪了我一眼说:“就你小子的鬼点儿多,欢迎欢迎!”并随即又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我们班和一班挖战壕的过程,只是我们全连战斗的一个缩影,其实,每个班每个战士,此刻都付出了艰辛的劳。经过全连同志们的日夜奋战,我们连终于提前完成了千余米战壕的挖掘及数十座竹屋的建设任务,让部队指挥机关实现了提前入驻,受到二支队首长的称赞!后来,因我们班在建没“寨拉地区首脑工程”中,突出完成了各项任务,综合我们班在援越抗美中的表现,部队为我们班记了个集体二等功,我们班长糜无为,也记了一次个人三等功!
    当我们连完成“寨拉首脑工程”基本建设工程之后,记得我们在寨海的那段战地生活,还是较为轻松愉快的。虽然每天仍要应对十几次的防空动作,但这对我们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了;还有每天站岗执勤或练练操炮,这也是部队的规定动作;再就是比赛学“毛选”和开展一些文艺活动,这对战友们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有空闲时间了,战士们开始想点子美化驻地,每班竹屋周围,除进行伪装外,都修得整整齐齐。房前的土台上,还被战友用石子摆上“援越抗美,四海为家”等字样。为了出行方便,战士们动起了脑筋,在河上架起一座木桥。现在回忆起来,那木桥的确建得很美,在我心中一直是个杰作!竹匠出身的冯友培和木匠出身的邓光明,两位战友精诚合作,在桥两边还做上花格栏杆,战友们都高兴地叫五班长李占文拍照,李占文对大家说:“战友们放心地照吧,这回不怕没胶卷了!” 
班战友在越南寨拉自建的木桥上留影,后排左起岳继文、郑文锁、王育德、郭治玉、高吉星,前排左起薛建国、班海龙、邓光明
    五班长在吉婆岛上给大家拍照片时,是不敢这么说的,因为当时胶卷奇缺,他那时给战友们拍照用的胶卷,还是跟文化工作队队友寻的,当时显得有点舍不得是自然而然的。可这一回,他花钱叫朋友从北京邮寄来了胶卷、相纸、冲洗药物等一大箱,全是为的战友情,并且自豪地说:“这回一定要给咱们连每个参加援越抗美战斗的国际主义战士留个影”!
    五班长花那么多钱买器材为战友们拍照,还真的让大家很受感动。感动之余,便是争先恐后地排队站在小木桥上,尽情地让他拍照,将五班长忙得不亦乐乎。所以,到现在我们连队战友们存放的照片,背景大部分都是我们自建的那座木桥。
    照片拍罢了,接着就是冲印。可是没有暗室,没有器皿,甚至没有电,能印出照片来吗?时至今日,回答应该是不可能的!但聪明过人的李占文,就是在这种条件下洗出了照片!记得冲洗照片是在一个防空洞中进行的,五班长先找好了几个手电筒,又吩附从各班拿来五六个脸盆,还让人从小溪里提几桶清水,把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只留下他班的刘汉杰当帮手,其余的人都到防空洞外等候。
    记得当时我分到的任务是,始终保证防空洞内不能进光,就和战友将方块雨布钉在墙壁上,把防空洞口严严实实遮挡了两道,之后就在那里成了“把门将军”。许多战友也都围在那里翘首以待,等着首先看到自已的光辉形象。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耐心等待,第一批冲印的照片出洞了,大家竞相观看,奔走相告,一时让全连轰动。在没有任何必备条件的防空洞中冲印出照片,这也应该说是摄影史上的一个奇迹!
    因为到寨拉以后,连队可以派汽车直接到国内买菜,我们终于能经常吃上新鲜蔬菜了。再加上我们在驻地旁边开有荒地,那河边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肥沃得很,种的菜长得又肥又嫩又好。菜吃不完,司务长赵顺福(河北人)和上士郭根锁(山西人)回国买菜时,捎回了几只广西的小黑猪娃,这可成了大家的宝贝,战友们争住拿菜和吃剩下的东西喂它,后来都长成一百多斤重的大肥猪!
    猪大了,杀猪又成了难题儿,因为找不到杀猪刀。炊事班李国明、朱元富、毛明华等几个战友急得团团转,当时围了好些人,还是想不出好办法。通信员张宪红拿来他的半自动步枪,提出要用枪上的刺刀杀猪,大家都觉得不妥,没有同意。
    这时,竹匠出身的冯友培,提出用竹片杀猪,并随即把一个毛竹片削制得如杀猪刀状,而且非常锋利。大家都觉得可行,就先用菜刀将猪的表皮肉割破,随即将竹片刀插入其中,一下子就把猪杀死了,于是,我们连又创下用竹片杀猪的先例。接着我们连又杀了第二头、第三头猪……战士们吃得真是满嘴流油!
    在寨拉,还有一件事让我终生难忘----我和战友张友斌同时入党了。记得是在1966年5月初的时候,我们排长晋满仓和二班长曹贵生(山西人)找我谈话,对我在部队写入党申请书后的表现,进行了肯定,并且说经党支部研究决定,已经同意我填写《入党志愿书》了,于是给了我一份自愿书让我填写。
    记得通过我入党的小组会,是在一个防空洞里开的,通过我成为予备党员的支部大会,是在树林中召开的,直到开会时,我才知道好友张友斌,也和我同时入党了,时间是1966年5月13日,我的入党介绍人就是晋满仓和曹贵生。会后,我和张友斌拥抱在一起,享受在火线入党的激情和幸福,同时互相免励,表示一定要在援越抗美前线干出新的成绩!
    说到这里,就有必要说一下我和张友斌之间的友情。张友斌是和我同时入伍的老乡,开始我们都在四班。那时部队正开展轰轰烈烈的学雷锋活动,我们俩经常在一起学雷锋做好事,也常受到表扬。之后我俩一起入团,一起提上等兵,这次又一起入党,在同年一起入伍的战友中都是最早的。后来,我们俩又一起提的班长。所以,在连队里我们俩也是最好的战友之一。 
 
作者王忠民在湖南耒阳出席功臣模范表彰大会时获得的毛泽东选集竖排版精装合订本(扉页上有贴上去的毛主席画像及题字日期等)
    入党以后,晋满仓和曹贵生还几次跟我谈话,鼓励我在援越抗美前线好好干。还谈起我从苦孩子到一名军人的成长过程,又提及我当兵时体重不够,揣一个红薯称体重的事儿来,不由地引起我的一段回忆-----
    因家中生活贫困,我入伍时身材瘦小。记得在县招待所设的体检站称体重时,一称差了两斤多,体重不合格!送我的大队支书李歧山急了,忙跟来接兵连长介绍说:“连长你看,这不就差两斤吗,我们匆匆赶来孩子没吃饭呀……他是个苦孩子,没爹没娘,家里就他一人,你带走他吧……他在学校是学生干部,在村里是团员发展对象,到部队一定是个好兵……他还经常帮大队写东西,字写得可好呢,要不叫孩子吃了饭再来试试……”支书跟在连长屁股后面,向接兵的连长一遍又一遍地央求着,净捡好的说。
    连长一听说字写得好,就又看了看我,随手从体检站桌子上掂了张纸,叫我写几个字看看。我当即坐下写了几行字,那连长一看,点点头表示满意,就同意叫我吃过饭后再重称体重。记得那天支书领我到街上喝了三大碗肉丝面条,把肚皮撑得鼓鼓的,最后支书又买了一个烤红薯,揣到我棉袄里面的衣兜里。我到体检站一称,还超了两斤。连长摸了摸我棉袄兜里的烤红薯,友好地笑着对我说:“红薯还有点烫呢,是个好小子!”每想起这件事,我至今仍一直感谢那位接兵的连长和我们的大队支书。
    我们在寨拉的日子,也是防空最频繁的日子,一天往往会有几十次防空警报。一有美国飞机侵犯,我军阵地上的各种炮火,就会组织密集的火力网,对敌机进行打击,经常会有敌机被击落。我们的驻地,也经常遭受敌机的侵挠。记得有一次,我和几个战友正在小溪边的菜地里拔草,在没有防空警报响的情况下,敌机突然向我们驻地袭来,随即就是附冲扫射,我和几个战友急忙离开菜地,跳进了旁边的小溪中。谁料正巧有一根枯树枝扎到我右膝盖下方,后来感染了好长时间,至今还留有一个疤痕。
最壮观的就是夜晚的对空射击,当敌机袭来时,会有数十个探照灯一起投射向敌机,形成一道道明亮的光柱,接着是各种火炮形成的条条火蛇,整个天空可谓是火光四射、五彩纷呈,甚为壮观!据听说,因为探照灯照射的缘故,敌飞行员视线会被严重干扰,所以夜里比白天更容易打掉飞机,每次夜战都会有敌机被击落,所以敌机后来也不敢在夜里轻举妄动了。
    在这时候,东方歌舞团来我们部队慰问演出,我和郭汉普、文光富、袁增轩几个战友,被抽去到演出现场做服务工作。我们一到场地,就见在场地四周不远处,已经临时增加了不少37高炮和四管高射机枪,把演出场地围了一圈。在附近的山头上,也都有我军的重型高射炮驻守,为保卫演出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在不远处,还有两台汽车牵引的发电机发电,供演出时使用。
    与我们一起淮备演出活动的,还有工程兵分队,他们负责舞台的搭建和幕布的安装,我们负责摆放演出道具等。由于战友郭汉普字写得好,记得 横幅上“热烈欢迎东方歌舞团战地慰问演出”的字是他写的,横幅挂上之后,我和战友们心中都充满了自豪感!
    演出开始后,我们连派去的几个战友,被安排在后台负责安全和茶水、洗脸水供应,有时演员们还亲切地和我们交谈。说实在的,看节目我们可能不是看得最好的,但若说看名演员,我们几个战友可真是过足了眼瘾。
    东方歌舞团的演出,受到部队指战员的热烈欢迎,掌声和叫好声不绝于耳,许多演员被热情的掌声感动,不得不二次返场,给战士们再唱。有个叫杨和柏的演员,唱《阿细跳月》时,一群年轻貌美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女演员,随歌翩翩起舞,战场上能见到那样的场面,才真的叫轻歌曼舞,如幻如梦,有节奏的掌声随着乐曲经久不息。接着是一位女演员唱《俺是个公社的饲养员》,现场叫好声掌声一浪高过一浪,那女演员又唱四五首歌了,战士们还是一个劲儿发疯地鼓掌!
    记得当时最受战友欢迎的是邓玉华的演唱,她当晚唱的第一首歌是《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她唱着唱着,全场的人都跟着她唱了起来,战地演出现场溢满了激情。她显然是在异国的土地上,被战士们对祖国的热爱所感染,眼中不时地滚动住泪花。邓玉华下场后,我们热情地递上毛巾让她拭泪,之后她又在激越的掌声中上场了……我敢说,东方歌舞团在越南寨拉的那场演出,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最精彩最有激情的演出,那四面炮火保护下演出的情景,也永久地留驻在我的记忆长河里。
    7月初,战士们得到了我们援越抗美第二支队将陆续回国的消息。说实在的,当时我们的思绪很复杂:首先是惊喜,因为很快就要回到祖国的怀抱了;其次依依不舍,似乎是对战斗生活仍然还有一些留恋;再就是惶恐和不安,不知咋的,在越南战争环境中生活了一年多,我们始终也没有感到害怕过,但是当听到要回国的消息后,一遇敌机来袭时,总有一种千万别在这时被炸着了的感觉。
    7月24日下午,我们连在寨拉驻地的密林中,举行了简短而富有激情的告别援越抗美前线仪式,连长陈小春宣布:“同志们,我们连,顺利完成援越抗美的各项任务,接上级命令,今天起,我们就要返回伟大的祖国了……”全场顿时响起激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接着,指导员刘永福、一排长晋满仓、二排长贾吉拴(河北人)等,给战士们佩带了由越南政府颁发的中越友谊奖章和“8.5”海战纪念章,带上奖章的那一刻,战友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战友曹文定存放的越南人民政府颁发的奖章和8.5纪念章 
    傍晚时分,我们乘上军用卡车,从寨拉出发,踏上了回国的路途。临别时,我深情地望着我们居住过的竹屋,我们搭建的木桥,还有那潺潺流水的小溪、遮天蔽日枝叶繁茂的热带雨林,心中不由地默默念叨着:再见了,寨拉;再见了,那片藏了我许多记忆的山林……
    1966年7月26日中午时分,我们又经友谊关回国,在友谊关内外,受到广西人民的热情欢迎!之后我们来到了湖南耒阳,一路上每到一站,都受到祖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后在耒阳欧阳海部队的营房里,进行了三个多月的休整。在此期间,我作为全班集体二等功的代表,出席了“广字505部队功臣模范表彰大会暨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并在会上获得了奖状及一本精装竖排版的《毛泽东选集》,时至今日我仍在珍藏。记得当时还在英雄欧阳海的塑像前,拍了一张与战友合影的纪念照。 
  战友刘当选和作者王忠民(右)在欧阳海烈士塑像前留影 
    也是在这次大会上,中央军委首长宣布:“二支队历时一年零四个月,完成了三年的施工任务,共击落敌机114架,击毁124架,给美帝国主义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至150亿美元,在对空作战史上,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真正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
    中国人民解放军援越抗美第二支队,是当时我国赴越作战的第一支部队,也是战功赫赫的英雄部队,让我们永久地记住这支军队!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微信转发帮助寻找战友。但如有转载、刊发,须经作者同意。电话13939608108。
e21b9bd7b2763f31f212b25c298b7388.jpg
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