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十:战争硝烟中的家国情怀(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6-22 08:43:58
作者/王忠民 
三班长糜无为(三等功臣)和一班长武锦仁在越南吉婆岛留影 
    有一种情怀叫家国情怀,这情怀高可超过天际,阔可逾越大海。为祖国可以舍生忘死,为人民可以献出最爱。勇于冲锋陷阵,战斗中能见赤胆忠心;笑对艰难困苦,敢把足迹写遍五洲四海。当被隐匿的豪情化成一封封平安家书,顷刻展现出人间的大爱……
    遵照部队上级首长的指示,我们团在越南吉婆岛的主要任务,是要完成岛上的施工任务,只要完成所有防御工程施工,就算是全部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任务。我们所属炮兵分队的任务,主要是保护工程兵施工,在施工场地和阵地不遭受敌人直接打击的情况下,来往经过的敌机再多,没有命令是不允许擅自开火的。
    经全团上下一致的努力,我们在吉婆岛上的施工任务进展得很快,不少靠海岸的防御工程都在顺利进行,岛上的主要道路也基本打通,码头扩建工程也接近尾声。为此,支队首长对我们团进行了表扬。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美国人可能是发现了吉婆岛上情况的变化,就派飞机在吉婆岛上空侦察,并有多批次的飞机低空飞行,对我军阵地及施工场地进行袭扰,一天防空警报要拉响二十多次。这个时候,与我们同属二支队的八大队、九大队的战友,已经打下了几架敌机。
    面对敌机的侵袭和兄弟部队的战绩,这一下子可急坏了高炮分队的士兵。同志们说,这哪是袭扰,分明是对我们的蔑视,简直到了挑衅的地步!终于有一天,我们军高炮一连的的战友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敌机开火了,并首战旗开得胜,创三架敌机打掉一架打伤一架的纪录!
    记得我和郭汉普战友,当时正在团部办油印战地报纸《先锋报》,经我们到高炮一连采访,才知道这次战斗,是他们在冒着被受处分风险的情况下打响的。后来,我们在《先锋报》报眼位置刊登了这次打下第一架敌机的消息,又在头题位置报道了此次战斗经过。
    经回忆,记得那篇新闻稿的大致内容是:敌机一次又一次的空袭,让高炮一连的战友们怒不可遏、急得手痒。大家纷纷向连长请战,连长也再三向团首长请示要求开火。团首长最后答复说,好吧,如果要打,就得打掉敌人的飞机,要是打不下敌机,我就给你处分!连长听后也不敢做主,怕打不下飞机会受到处分。战友们对连长说,再有敌机从我们阵地飞过,你就下命令打吧,如果打不下敌机,给你的处分我们大伙摊着!
    1965年9月20日午时,又有一群敌机向下龙湾上空袭来,当3架敌机编队,掠过吉婆岛高炮一连的阵地时,连长在接近敌机最佳射程距离时,果断下达了开火的命令,当下一架飞机被打掉堕落大海,另一架被击伤的敌机,拖着长长的黑烟怆惶逃掉了。就在这同一时间,临近岛上的九大队高射炮分队,也在这次战斗中击落了两架敌机。战斗结束后,部队给高炮一连记了个集体二等功。
    高炮一连打下敌机的消息,让全团士气受到了鼓舞,特别是高炮分队的战友,此刻更是分外眼红,都想打掉敌机建立战功。这正应了一句俗话----“万事开头难”,自打这次战斗之后,只要有飞机低空侵袭,高炮分队就会主动开火,并连续打落了几架敌机。
    敌人遭到打击以后,可能是因为受到了重创,曾有一段时间,不敢派飞机到吉婆岛上空侵扰。可过了十多天之后,敌机又恢复了侵袭活动,经常对一些设施进行扫射和投弹,而且批次、架次也逐渐增多了,但每次的侵袭,都遭到我军的顽强回击,又有一些敌机被击落。据统计,我们七大队(106团)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共击落敌机39架,让当时的美国飞行员,一提起岛吉婆岛就胆颤心惊!
    高射炮打飞机那是正常的事情,但如果说用加农炮也能打飞机,那可能许多人都不会相信了。可我们团的85炮连,就创造了用加农炮打飞机的战例!
    有一天下午3时许,又有几架敌机组成编队,向吉婆岛上空袭来,我团的高炮分队,立即组成密集的火力网,对其进行射击,又创下打落一架打伤两架的战绩,敌人的飞行员跳伞落入了附近的海中。
    没过多久,美军两架直升飞机,在十多架战斗机的掩护下,飞抵吉婆岛外的海域,企图对落水的飞行员进行施救,但当时的距离,已经超出高射炮的射程。此刻,敌人落海的飞行员,正巧处在85炮连的阵地前,并在加农炮的有效射程之内。战士们立即对敌直升机开火,虽然没打到,却吓得敌机怆惶逃窜。警通连的快艇,高速驶向落水的飞行员,周围的越南渔船,也都争先恐后赶向那里,将落水的美国飞行员包围,并终于将其抓获。
    对于这件事,我们连的五班长李占文,后来有一个完整的叙述。李占文说,他那时在部队的文化宣传队,当天正与其他成员一起,在85炮连体验生活编写节目。说来那天也不巧,全连的同志都到码头上御船去了,只有炊事班和文化宣传队几个人员在家。当发现敌人的直升飞机要抢救其飞行员时,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用85炮打!
    可在炊事班中,只有两个人在炮班待过,知道些操作要领,宣传队的其他同志均来自地方文艺团体,对操作火炮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我虽然是炮兵出身,但对85炮也不熟悉。紧急情况之下,我们这些炊事兵和文艺兵一起上阵,摆弄了一阵子后,才终于打出了第一发炮弹,那炮弹在敌直升不远处爆炸了。大家一看没打到飞机,就在又准备再打第二发时,敌人的直升飞机已经被吓跑了。
    对此李占文解释说:“准确地说,我们创造了用加农炮打飞机的先例,但没创造了用加农炮打下飞机的纪录,如果那次我们这些炊事兵和文艺兵用加农炮打下了飞机,那我们一下子可就在全军火了!”
    当敌人的飞机被打落后,如果有飞行员跳伞落到岛上,战士们和越南群众,马上就会向飞行员掉落的地点围去,直到活捉到美国飞行员。有一次敌机飞行员掉进密林之中,警通连的战士,不怕山高路险,不畏被毒蛇、蚂蟥咬伤,快速向目标地点逼近,终于看见那美国飞行员,正巧被挂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悬在空中,上也不能,下也不是。当士兵把枪口对准他时,他连忙举起双手示意投降。警通连的士兵将其押回,并在他身上搜到了一张印有十多种文字的“告白书”(即投降请求宽待的文字)。
    每当打下敌机后,部队就会组织战士去搬运飞机残骸,同时也会把飞机上的金属残片分给各连队,让战士们做些小物件留作纪念。记得在我们连队,几乎所有的战友,都用飞机残片做过梳子、勺子、飞机模型等物品。我也用敌机残片做过一把小梳子,不过因制作的过程实在有些艰难,我也不在这一一赘述了。
作者王忠民在越南用海中的小贝壳制作的天安门模型图
    值得记忆的是,我在吉婆岛上,曾用海中小贝壳,粘制过一个天安门模型。今年春节,儿子回老家代我看望一个堂兄,在我家老房子的墙上,他发现了我的这个物品。儿子忙跟我打电话,我得知情况后,立即叫他取下来带回家,看到这五十多年前亲手制作的念物,不由地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同时也想起了制作它的一些经过。
    我们在吉婆岛的第一个驻地紧临大海,那里住了许多经常出海捕捞的渔民。当时,有两个越南儿童和一个华侨儿童,跟我成了好朋友,后来他们送给了我一些贝壳。大一些的贝壳都分送给战友们了,剩下的全是些很小的了。
    我看见战友们用飞机残骸做纪念品时,就想起在北京看到天安门时激动的心情,于是就想用这些小贝壳,粘制一幅天安门模型。之后,我跟苗干事要了两个刮胡子废刀片,又从炊事班找来国内运食品防碰撞的泡沫,参考画报上的天安门图片,一点一点地精心制作起来。经过几个夜晚的努力,我终于在工作之余,完成了天安门模型板的制作,当时还受到战友们的夸赞!这也是我在援越抗美前线,留下的唯一纪念物品!
    美国人在下龙湾海域受到重挫之后,敌机对我军驻地展开了更加疯狂的轰炸,我们驻防的吉婆岛,也经常受到敌机的袭扰和轰炸。好在当时部队修建的防御工程大都已接近尾声,防空时直接可以发挥作用,部队驻地周围的防空设施也日臻完善,战士们也都熟悉了防空过程,所以我们七大队在越南所受的损失也相对较小一些。
    但是我们支队的其它部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据我在团指挥部得到的消息,同支队驻在附近岛上的128团工程兵8连,有一次正在采石场作业时,一下子被敌机炸死28位战友,并炸伤多人!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部队,也震惊了中央军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即刻向援越抗美各部队发出急电,要求各部队采取有力措施,加强防范!我也庆幸自己当时被抽调到团里,每天在团指挥机关的大山洞里工作,显然是安全多了。
    团部距我们连队约一里路远,一有空我和郭汉普也常回连队找战友们玩。有一次星期天休息日回连队,有件事让战友们格外欣喜:部队终于同意让战士们跟家里通信了!同时也随之下一道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透露是在越南作战的事儿,违者按泄露军事机密罪论处”!记得当时部队给的通信地址是:“广西凭祥12号信箱7大队12分队”。
    这下子可让大家兴奋不已,因为距保定空军大院集结最后一次跟家中通信,已经是半年多了,谁家的父母不牵挂儿女?哪一个孩子不想念父母!战士们之所以能做到这些,一是因为有“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训令,二是因为战士有为祖国可以牺牲一切的高尚情怀,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家国情怀吧!
    于是,战友们都忙着给家里写信,不少同志写了一封又一封,床头都放着写好的几封信。我也拿出笔来淮备写信,可又一直愣在那里,迟迟没有下笔。班长走过来,亲切地问我:“忠民,准备给谁写呢?”班长是知道我家的情况才这样问的。我是个苦命人,5岁时母亲去世,I5岁奶奶、父亲去世,姐姐出嫁,哥哥到武钢当工人,家里没人了,当兵时孤身一人。是呀,写给谁呢……最后我给哥哥嫂嫂嫂写了一封信。
    因为当时部队征兵没有要求文化程度,战友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会给家中写信,正好我没更多要写的信,就帮战友们写信。我原来在四班的金天本、郭平飞、毛明华等战友,都来找我帮他们写信。正写信间,突然防空警报响起,我和几个战友急忙收拾好纸笔等,飞快地向防空洞中跑去。
    在防空洞里,我滕盖上放个笔记本垫着,半蹲半坐在那里给战友们写信。正写间,美国飞机开始了对吉婆岛的袭击,防空洞外,美国飞机附冲的尖叫声、炸弹声,我军回击的高炮、高射机枪声响成一片,有两颗重型炸弹爆炸好像距我们很近,我们在防空的山洞里,甚至能感觉山体摇晃和听到堕石滚落的声音,还听到山上的猴群惊叫声一片!
    敌机轰炸过去一阵子了,战友们还在拿住信纸信封面面而视,相对无语,但又好像早已习惯了这些,不以为然。我对稍显木然的战友们说:“解除防空警报还得一阵子,咱们继续写信吧。”记得我给战友们所写的家信,几乎都是一个版本:先向亲人问好,再问家中的情况,接住是说在部队一切都好平安无事,请亲人放心不要挂念,最后再说些祝福的话,信就写完了。
    现在回想起来,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我写了一封封平安家书,也编造了一个个“伪平安”的真实谎言,这不是我唯心地帮战友欺骗了亲人,而是战争环境下为了祖国利益的必然结果。况且,当时还流行一句最响亮的名言----“革命的需要”呢!
    记得在帮助与我同时入伍的老乡朱元智写信时,他想起了家中的母亲常年有病,半年多前跟家中通信时,知道母亲还在医院,眼中噙满了泪水。他也说不好该怎么写,就对我说:“你请想着写了,就当俺娘也是恁娘,你就跟娘说,儿在外一切都好,不叫她老人家挂念……”听到这话,即刻促动了我的神经,不由地心中一酸,让我想起了自己苦命的母亲,我们俩同时在泪水中写完了那一封信。
    因为我们的信件要用军舰送到广西,再由广西分发,邮寄到全国各地。回来的信件同样也要经过多次周折,最后再经漂洋过海,才会到我们手里,所以收到回信很慢。战友们寄出信件后,天天都盼望有家中来信。大概过了二十多天之后,有战友收到了家中的来信,大家欣喜若狂,不管谁有来信,大家都抢着大声地念,就跟念自己家的来信一样。
    有一天,防空警报又响起,我和战友们都忙着进了防空洞躲藏。大家正闲聊时,忽然听见通信员张宪红在洞外喊:“三班副,你家里来信了!”我听了惊喜万分,接过信件立即撕开就念。那是哥哥嫂嫂写来的信,信中告诉我,家里添了个小侄儿,因他们收到我在保定集结时寄去的信和钱后,就猜想我一定是上前线了,就天天盼着我能胜利平安归来,于是就给小侄儿取个名字叫“胜利”(我小侄儿的生日是1965年11月4日)。
    随即张宪红就对战友们喊:“大伙快来看那,三班副家添小侄儿啦,王家有接班人啦!”防空洞里顿时一片喧腾!直到现在,每当侄儿从武汉来看望我时,即刻就让我想起那援越抗美的岁月,想起那硝烟战斗中的一幕幕场景。
战友张友斌回国带新兵时在广西崇左留影
    据战友张友斌回忆,1965年底,他奉命到广西崇左去带新兵,临行前,六班长金五群(河北人)找到他,要求他把一本《毛主席语录》和书信带到广西,然后送邮局寄给他的未婚妻,并写好了未婚妻的姓名和电话。原来,当时在吉婆岛上,战士只能给家中写信,由于收发环节限制,是寄不了包裹的。当时的那本红塑料皮《毛主席语录》,是“三总部”慰问团发给的,每人只有一册,被战友们视为宝贝,地方上还根本没有。金五群能把最心爱之物寄给未婚妻,可见他们的情感之深。张友斌到广西崇左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赶到当地邮局,帮助战友圆了他们的爱情之梦。
    2018年4月初,在我们老战友重返战地吉婆岛的途中,77岁的战友高吉星和他75岁的爱人杨春林,也与我们同行。在讲到当时收到高吉星从前线寄来第一封信时,杨春林嫂子还是两眼忍不住噙满了泪水,同时让我了解到了他俩五十多年前相恋相爱的一段情话,也知了当时她收到信件时的真情实感。
战友高吉星和爱人杨春林在赴吉婆岛的途中
    高吉星和杨春林,同为山西省繁峙县人。据杨春林说,她是杨家将的后代,为杨六郎的36代孙。她说,经别人提亲,我和高吉星开始认识,当时俺家里我父亲不同意,嫌高吉星家里穷,人个头又不高。后来经过慢慢地接触,发现老高人还忠诚老实,又有文化,家里人才同意定下这门亲事。
    高吉星入伍的头一天,我和老高举行了婚礼,其实就是请亲戚朋友吃了顿饭。结婚第二天,老高就当兵走了,我们俩那新婚分别之情就不用说了。分手时,老高送给我一支钢笔,我送给老高我上学被评为模范学生时,学校奖给的一个笔记本,并在上面写了赠言,祝老高在部队好干,做一个好青年,当一名好战士。老高参军三年时,我到部队探望他,还见他在那笔记本上记了好多东西,后来我们有了第一个娃。
    杨春林回忆说,1965年4月,老高从部队寄来了一封信和几十元钱,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可没想到连我送给他的那个笔记本也寄了回来。信上只说部队要执行任务,要去很远的地方,得一段时间不能与家里通信,让家人不必挂念。
    家里人接到信和物品后,都猜老高一定是上前线了,父母更是牵挂儿子,婆母经常到庙上烧香拜佛,祈求佛爷护佑老高平安。当时我那大娃不到两岁,话还说不清楚,婆母常问孙子说:“娃,你爸爸呢?”儿子就慢慢爬下炕,到外间挂着老高的照片前,指着照片“爸爸、爸爸”地叫,每到这个时候,婆母和我都会流下泪来。
    我那时我教小学一年级,学校就在繁峙县的古城墙边,那时我的工资很低,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一边教学,同时还要料理家里的事务,忙得不可开交。就想丈夫也已经是超期服役了,也该回来帮我操持些家务了。老高半年多没有来信,也不知在前线究竟如何,让我想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于是一放了学,我就拿着老高寄来的信和那个笔记本,站在古城墙边,向着南方的远山眺望,看着看着,我就觉得老高从远处回来了……
    高家的姐妹和娘家的嫂子们,见我日夜思念老高,神情恍惚,怕生出病来,就经常来看我,并劝我说,穆桂英是咱杨家的媳妇,当年为保大宋江山亲自挂帅远征,你丈夫上前线也是为了保卫祖国,咱这杨家的闺女没有孬的,也应该想开一点,多支持一些在前线的亲人。你可别整天闷到心里,有事多跟我们叙叙……听了姑嫂们的劝说,心里也觉得宽慰了一些。
    又过了好几个月,老高来信了,说在部队一切都好,叫家人不必挂念,一看地址,是在广西凭祥!因为当时全国人都知道越南战事吃紧,我就猜想,老高一定是上越南前线了,更为他担心。但我却对婆母说,你不用挂念儿子了,你儿子来信了,说是在广西凭祥,他信上说一切都很好,你可别再到庙里拜佛爷了。婆母听了后信以为真,逢人就说,佛爷保佑他的儿子没事了,每每到这个时候,我不由地就在心中流泪……
    多么感人又并非虚构加工的故事!但发现这个故事时,已经是在53年之后。尽管如此,老军嫂杨春林讲述的这段人间真情,还是为我们的老兵记忆增色不少!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微信转发帮助寻找战友。但如有转载、刊发,须经作者同意。电话13939608108。
微友仙子留言:
    认真拜读了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一至十,作者文采斐然,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为援越抗美之赞歌,之精华。战争的记忆历历在目,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军人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和光辉形像,中国军人举世界无双!再一次致敬中国人民解放军!期望作者后边的老兵记忆更为精彩!
关注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