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九:镌刻在猴儿崖下的故事(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6-15 15:12:09
  作者/王忠民
(作者王忠民在越南吉婆岛留影)
    战争的记忆,并非全是冲杀、战斗、硝烟,同时也常有恬静、温馨、幸福相伴。有人把战争写成史诗,诗中总会有序曲、高潮和跌宕起伏;有人把战争称之为画卷,其中需有写意、抒情、浪漫才显得丰满。我的援越抗美记忆就是这样的记忆,其间有战争环境的险恶与严酷,也有战斗空间的酸楚与甘甜。
    我们在越南吉婆岛上的第二个驻地,是在一个徒峭的崖壁下,那崖壁有百米余高,直上直下状如刀削。因为在这个悬崖峭壁上生活着一群猴子,于是战友们就把这个新的驻地称之为“猴儿崖”。
    在这峭壁的下方,有一个天然的溶洞,虽然不大,但足以够我们连队做防空洞使用,一有防空警报,我们随即就可以进山洞中躲藏。加上峭壁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屏障,美国飞机是不敢冒然向这里附冲的。这让大家心中也宽慰了许多。峭壁的旁边,还有一条清彻的小溪,溪水是从石缝中流出来的,其间常有一些小鱼游动。记得我们炊事班的帐篷就撑在小溪旁边,淘米、洗菜非常方便。
    战友们也常去小溪边洗衣物,擦身子。空闲时间,战友们还会用自制的鱼钩在那里钓鱼。喜欢垂钓的指导员刘永福(湖南人)有时也掺和进来,大家才没有了怕挨批的担忧。不过在这里钓到的都是寸把长的小鱼,我们钓到后都又给它放生了。总之,这吉婆岛上的第二个驻地,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猴儿崖”上生活着大约有百十只左右猴子,常在崖壁上追逐跳跃玩耍嘻戏。这些活泼可爱的猴儿,会给战友们带来一些欢笑,当然也会给大家增添不少烦脑。这些猴子们常常在崖壁上,窥视我们在下边的生活,所有的活动,几乎都有可能被它们居高临下一览无余尽收眼底。我们在下面吃饭,它们就在上面张望,吃完饭后我们还没撤离,胆大的猴子就会跑下来,捡食一些吃剩下的东西。
    这些猴子甚至还趁没人的时候,经常到炊事班结伙抢劫食物,为防备这些猴子,我们连不得不在炊事班的附近,加强了岗哨和防护措施。据炊事班战友毛明华记忆,有一次,他发现有几只猴子正在伙房里偷吃东西,就上前驱赶,猴子们怆惶而逃。可有只小猴子竟跑入了灶膛里,因为刚吃过饭不久,那灶膛里还有余火,猴子汤得急忙钻进了烟洞中。毛明华随手拿起一条装花生米的麻袋套在烟洞口上,与闻讯赶来的战友一起,将那只小猴子抓住了。战友们用绳子拴住他,争着喂它好吃的东西,它很快成了大家的好朋友。
    在这“猴儿崖”驻地,除了要防毒蛇、蚊子、蚂蟥和猴子外,还要防那里的山老鼠。这崖下生长的老鼠个头肥大,足有一两斤重,而且非常贪吃。后来我才听人说,越南“八大怪”中,其中有一怪就是:“三个老鼠一麻袋!”
    我们连有一个帐篷,是专门存放吃的东西的,什么大米、花生米、面粉、干菜等都有。老鼠常在夜里去偷吃东西,并常把袋子咬烂,让食物洒满一地。为此,站岗的哨兵还多了一项任务:打老鼠。为对付这种老鼠,我们就用粗铁条磨尖,然后绑在木棍上,专门作扎老鼠用。
    有一天夜里轮我站岗,就发现有老鼠正在偷吃花生米,还把麻袋咬了个洞。这里的老鼠很贪嘴,我到它跟前用手电照它,它也不跑,还是旁若无人的在那里猛吃。我用尖铁条对准它猛扎过去,把它钉在了麻袋上,就这样,我站岗两个多小时扎死了3只老鼠。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把“战利品”捡回来叫战友们看,同志们都为这里的老鼠个大称奇!这时我想起屈原词中的“硕鼠,硕鼠”来,心想,这才叫真正的“硕鼠”呢。又联想起广东人爱吃蛇肉、鼠肉,突然觉得他们吃的可能就是这种老鼠。当时因觉得嘴馋,于是我就掂住老鼠到炊事班,找到好友李松林,跟他商量要炒老鼠肉吃的事。
 
(指导员刘永福(前排左三)一排长晋满仓(前排左四)与三班战友在吉婆岛留影)
    李松林生性好玩好奇,就很乐意的把那老鼠剥皮后剁剁放在锅里炒了。不少战友知道了这事,闻到香味都拥过来争着要吃。李松林突然一本正经地宣布:“连长说了,因怕有鼠疫,不叫乱吃老鼠,这事我得做试验先吃,我吃后没有问题了你们再吃!”
    于是我们眼巴巴看着李松林表演式地、大口大口地吃那香香喷喷们鼠肉,都觉得口水直流。眼看鼠肉快叫他吃掉了一半,大家再也禁不住诱惑,一齐上前把老鼠肉抢吃光了。这是我们登上吉婆岛几个月来,第二次吃上生鲜的肉食,那种美味才是真的叫人留恋。自打那以后,战友们无论谁扎到山老鼠,都会拿到饮事班去,做成美味让大伙解馋。
    由于交通不便,部队的物资供应也很紧缺,有件趣事至今让战友们记忆犹新。据岳继文、刘汉杰共同回忆说,记得在当时,每人都发了一些代金券,用这些代金券,可以到临时的军人服务社买些日用品,但许多东西是买不到的。
    我们二排长贾吉拴(河北人)的烟瘾很大,战友们多少有点烦。有一段时间,服务社香烟缺货,他十多天都没有抽上烟,急得团团转。这下也把战友们高兴坏了,大家都劝他趁这机会正好戒烟。于是几个老班长就给他出了个点子,叫他多买些糖块,想抽烟了就吃块糖,这样就可以把烟戒掉了。
    贾吉拴觉得说的有道理,就拿出自己的代金券,叫战士去服务社帮他买回一大袋糖块,又把糖块放到自认为是安全的地方。四班长李刚(北京市人)和刘杰等战友知道后,就悄悄偷他的糖吃,吃了后还用糖纸包个石籽儿又放回到袋子里。二排长发现后,就问是谁偷吃了他的糖,大家都说不知道!后来趁排长去开会,几个老班长一商量,干脆就把糖块分给全排的战士吃了!他见糖全没了,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后来,军人服务社有烟了,贾吉拴一下子买回几条香烟,有空就一根接一根地猛抽,专门气那几位给他设圈套的老班长。
    到“猴儿崖”驻地不久,三班副班长赵小太调炊事班了,我顶替他到三班当了副班长。记得我是在我们连队同批入伍士兵中,最先被提拔为副班长的。班长是我入伍时所在的四班老班长糜无为,他知道我是孤身一个家中没有亲人,所以对我十分关心,在我的心中,一直把班长当成兄长看待。我当时想,我这次到三班给他副手,一定是他跟连里提的建议。
    趁此机会,也让大家去认识一下我的老班长。他叫糜无为,北京市人,入伍前是北京青年印刷厂工人。他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皮肤,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他好象从不会对人发脾气,就是谁有错了,他也总是笑着跟你说。工作中遇到脏活累活,他总是第一个冲到前面。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班每次都是出色完成任务。
    记得班长对全班一个共同的要求是,战士们每天都要写日记,并要求互相检查。他对我们说,部队的生活对每个人都很难得,做些记录就是人生的积累,文化不高的可以学点文化,对后来进入社会也会有好处。记得我们班当时在连里也是文化程度比较高的,班长、郭汉普、李兴仁是高中生,我和袁增轩、文光富、杨新龙、张寿龄是初中生,文化程度稍低点的,只有老乡赵元魁一人,所以,在班长的督促下,写日记也成了大家的好习惯。
    我从入伍时就跟着班长学写日记,直到退伍都没间断,所写的日记有十几本之多。记得当时写的这些日记,除了写每天的工作之外,我还爱随手写一些诗歌,当然后来在我看,不过都是些“顺口溜”。可就是因为常写这些“顺口溜”,我后来走上了写作道路。也因为热爱写作的缘故,我上了大学中文系,发表不少诗歌。
    在猴儿崖下的那段生活,是我一生中最值得记忆的时光。那时部队刚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活动,每个战士都发有《毛主席语录》本,班里还有“老三篇”单行本。除班里组织集体学习以外,连里还开展了背毛主席语录比赛,战友们一有空闲,就都拿着  《毛主席语录》本念,我们班也常在比赛中获胜。直到现在,那时背的“老三篇”和部分毛主席语录,我还能整段地背下来。
    那时部队开展“一帮一一对红”活动,就是在本班内,两个战士结成对子,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共同做好事,共同进步。记得我在三班的“一对红”是郭汉普,他文化程度比我高,我俩就经常交换日记,互相学习。因我到三班前,郭汉普一直给连里办《朝阳报》,其实这是个黑板报的名字,说黑板报,也不过是郭汉普找了块油毛毡片,叫木匠出身的老乡邓光明加木框钉制成的。
 
(战友郭汉普在阅读新越华报)
    郭汉普对《朝阳报》情有独钟,经常更换上面的内容,表扬连队的好人好事。我到三班因和郭汉普结成了“一对红”,也就参与了办黑板报的活动。这块黑板报下岛后,我们又将其带到新的驻地,在援越抗美前线,我们的《朝阳报》出了一百多期。
    为丰富战士业余文化生活,连队还经常组识开展一些文化活动,自编自演的节目更是受大家欢迎。我们排长晋满仓,不仅带头编节目,还参与战友们的演唱。我和“一对红”郭汉普也经常自编一些节目,与全班共同演唱,多次受到连里表扬!
    我们连队演自编节目沿习多年,形成了一个好的传统,并且花样翻新、丰富多彩。无论是在阵地上或在施工中,只要遇到了好人好事,就有人随即写下来,编成唱词现场演唱。甚至连吃饭时也不例外,正吃着吃着饭,只要有人写出词儿来,几个战友就放下饭碗、嘴头一抹便唱了起来。这时往往是班与班之间的对唱,有互相挑战的,也有互相表扬的,现场气氛十分活跃。
    就在这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总部”慰问团成员,变成了文化工作队下到了我们连队。他们一边体验生活,一边帮助连队开展文化活动。记得我们连共分到了3个人,经和战友冯友培共同回忆,一个是相声演员叫耿殿生,一个是说竹板书的演员叫范延东,另一个是上海音乐学院的词曲作家张东。因为当时他们3人,在我连队演“三句半”时缺少一人,于是就叫五班的冯友培和他们搭当,掂着个锣总在后面接那最后的半句,所以冯友培对他们印像比较深。
    我和冯友培记得较谁确的是,他们3人合作编演的一个节目叫《三个美国佬》,3个人分别扮演美国侵略军中的海、陆、空3个士兵,并化装成大鼻子和红头发等样,内容是反映美国侵略者在越南被打得抱头鼠窜的狼狈景像。冯友培战友至今还清楚记得最后几句唱词是 “三个美国佬哇,一个没跑掉,一个海里翻,一个天上掉,还有一个举着手乖乖把枪交啦……”据说,他们编演的这个节目,回国后曾在北京汇报演出过,还受到过周总理的夸赞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文化工作队的几个老师,发现了我和郭汉普战友写在日记本上的一些诗歌,后经他们改编并谱曲后,迅速在全团各连队传唱。我写的那首诗被改编谱曲成歌的叫《吉婆好》,共分有三段,歌词第一段是:“吉婆好,吉婆好,吉婆美丽又富饶,香蕉菠萝长满山,碧蓝的大海藏珍宝”。文化工作队同志给增加的内容是:“我们和越南兄弟肩并着肩,把吉婆建设得更美好”,加的这两句被放在每段的后面重复唱。还记得我写的那首诗,原来在第二段中,曾有“以岛为家献青春”的字句,传唱以后,越南方有人认为 ,把吉婆岛比喻成为中国士兵的家了不妥当,后来又作了改动。
    郭汉普战友写的一首诗叫《天涯到处是我家》,经文化工作队老师们修改谱曲后的容是: “参天大树作伪装,密林深处把家安,为了解放全世界,天涯到处是我家……”这首歌也很快在整个部队传唱,后来还被二支队评了个一等奖。
    我们连队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引起了团领导的重视,团政治处派一个姓苗的干事,还有一个姓邵写报道的战友(他脸上长满了青春痘我们且叫他青春痘战友吧),深入到我们连总结推广经验。他们看了我们办的《朝阳报》,看了战友们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情况,参加了战友们的演出,还观看了班与班之间的自编自演节目,表示非常满意。他们又看了我和郭汉普写的日记和创作的诗歌,对我们进行了鼓励。苗干事他们回团部后没几天,连队接到借调我和郭汉普到团政治处工作的通知。
    团部所在地,在距我们连队右边不远的一个山坳里,指挥机关设在一个天然的大溶洞里。我们整天就在那溶洞里工作,感觉到安全多了。我和郭汉普在那里,主要是协助苗干事和“青春痘”战友,做些宣传报道工作,除写一些稿子外,还负责编印团里的战地报纸《先锋报》。那报纸为四开版,白油光纸印刷,每周一刊,都是刋登些全团各连队的活动。记得最清楚的是,右上角的报眼位置,总是固定刋登一条毛主席语录,如遇到部队打下飞机时,就换上打落飞机的消息。
    报纸所发的稿件,全是由“青春痘”战友和我们俩自采、自写、自编的。有时也会去高炮或工程兵分队采访,于是了解了不少我们部队当时的作战、施工情况。稿子编写完以后,由政治处进行审核,接住是一字一字地手刻蜡版。经过又一次审查确认无误后,再用手推油印机进行印刷。然后是再进行校对,如果出现差错,整个蜡版就得重刻。所以,我们经常在团指挥部的山洞里,写稿或刻蜡版干到深夜,也因为办部队的《先锋报》,我也养成了严谨的写作习惯,并练出一手写仿宋体字的技能。
 
(作者王忠民刻印战地报纸《先锋报》练成了写仿宋体字 )
    记得在团部帮助工作期间,苗干事还给我们俩,每人照了一张着越南人民军服装并带着盔形帽的照片,我们将照片带到连队后,让战友们个个羡慕不已。因为当时连队还没有人有相机,能照张照片留个纪念,成了战友们的奢望。又因当时部队,一般不充许戴越南人民军盔形帽拍个人照片,那张照片也更显珍贵了。我的那张照片后来丢失了,这也成为我人生中的一大憾事,郭汉普的照片却珍藏至今。
    后来,五班长李占文不知在哪弄了个相机,有时在连队给大家拍照。这对战友们来说,可真是稀罕得很那!加上当时胶卷奇缺,能叫他照张照片,真才叫三生有幸,但因胶卷太少,李占文也舍不得多拍。于是连里的战友们都跟他说好话,套近乎,央求他给自己照张像。因为弄不到胶卷,五班长也多显吝啬。我记得参与他拍照有几次,但不少照片都遗失了。五十多年后战友相聚,才从战友们存放的照片中发现了几张,那对我来说真是极为珍贵了!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微信转发帮助寻找战友。但如有转载、刊发,须经作者同意。电话13939608108。
刘汉杰老战友微信留言:
    忠民战友:你写得太好太真实了,勾起了我五十三前的美好记忆,越南吉婆岛猴儿崖的战斗生活又现眼前,历历在目。在那战斗环境中虽苦,但战友们乐观向上、苦中找乐趣的革命情操,在你笔下展现得淋漓尽致。正是有了这种情致,我们士气高昂地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只可惜已古稀了哟!辛苦了!战友!我又连看三遍并已转入朋友圈!我为你点赞 真了不起!
关注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