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八:在战争的逆境中求生存(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6-08 11:23:51
作者/王忠民
    人生中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有时也会遇到逆境。此刻你必须做出选择:是坚强的面对,还是当困难面前的逃兵!可战场上的选择只有前者,无所畏惧是精神上的支柱,团结合作是战胜困难的保证,还有那毅力和智慧,有时也会让人变得更加聪明。有了这一切,哪还有战胜不了的困难?走出逆境,前面就是一片光明!
    1965年国庆节前夕,随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总部”派出的联合工作组一起,到援越抗美前线的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慰问团,到部队进行慰问演出。慰问团成员大都是来至中央、军队或地方各文艺团体,其中不乏有一些名演员,也有一些到部队体验生活的作家、作曲人等。因我们连的五班长李占文擅长吹笙,当时也被抽去参加了慰问团的演出。据李占文53年后回忆,他记得当时慰问团的成员有:中央乐团的肖铭炎、中央歌舞团的彭阿兰、中央歌舞剧团的韶关林、上海广播电台主任黄戈、工人作家胡万春等。
    记得慰问团到吉婆岛之后,就先集体为我们演出过一场,演出地点就在八一建军节时,当时越南人民军慰问团演出的地方。一些名家的精彩演出,让战友们大饱了眼福。可是因为当时的空情比较紧张,部队首长怕因演出会引发集体伤亡,之后这些慰问团成员便化整为零,组成文化宣传队或文化工作队,深入作战阵地和施工工地,现场为战士们演出。五班长李占文也随其参加了小分队的活动。
 
(三总部文化工作队深入连队为战士演出)
    “三总部”调研组的到来,给部队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加上连队生豆芽、磨豆腐、种空心菜,因吃不上青菜患的疾病慢慢减少了。但因为我们仍住在潮湿阴暗的帐篷中,不少战士患的“阴囊炎”仍不见好转。我们在热带雨林中生活,常常是汗流夹背,忙一天后总想洗个澡,可是没有条件。开始是我们用脸盆或铁桶,接帐篷上流下的雨水,身子脏了就冲一下子,又因为人多无济于事。再就是趁天黑后到海里去洗,可患上“阴囊炎”以后,许多战友都是睾丸和裆部溃烂,一下到海里就被海水蚀的疼痛难忍,又不敢下海洗澡,所以洗澡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在逆境中能够求得生存,办法都是被逼出来的,只要肯动脑筋,许多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我们连的司号员杜世堂,整日严肃不足,活泼有余,天天嘻嘻哈哈,有时还会耍个鬼点儿,谁也没想到他会想出了一个解决洗澡的办法。杜世堂找了一个用过的破油桶,将里外清洗干净后,改制成了一个能烧水的淋浴器。通信员张宪红(河北人)、理发员高超远(河南人)等,也忙着上山捡拾枯树枝当柴烧水,战友们也帮他们检柴,争抢着去远处井里挑水,全连战士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上热水澡了,为此,部队给杜世堂记了个三等功!
    与解放军 “三总部”工作组同时到部队慰问调研的,记得还有越南人民军的一些首长。当他们深入连队,了解到战士们因住帐篷里潮湿,许多人患上“阴囊炎”病的时候,当即决定,要给我们部队建造竹屋,并很快给我们运来竹竿、木料,还有许多用作盖屋顶当瓦用的竹片。
    可能是美国人发现吉婆岛上增加了驻军,敌机对我们的阵地和驻地侦察得更频繁了,有些低空飞行的飞机,我们在阵地上甚至能够看清机身上面编号。由于敌机频繁的侵入,防空警报一天要拉响20多次,白天时几乎没闲空,慢慢地我们也产生了麻痹思想。
    记得有一天,我们连队正准备吃中午饭,防空警报又响了起来,大家不敢怠慢,除阵地上值班的外,其他人立刻都进了防空洞。可过了好长的时间,也不见有飞机过来,虽然没有响解除的防空警报,因以前也有这样的先例,战友们都以为没什么事了,就又返回到帐篷里吃中午饭。
    正吃饭间,突然有三架敌机,低空呼啸着从我们头顶腑冲下来,边腑冲边进行扫射,发出的刺耳声音足以让人震惊!由于敌机突然袭击、战友们又没有思想谁备,吓得忙四处躲藏。听说炊事班有战友拿起锅盖顶在头上,也有人吓得钻到菜案板下边;和我蹲在一块儿吃饭的朱元智战友,吓得坐在地上把饭盒弄翻,菜水洒了我一身;通信员张宪红最机灵,他跑出帐篷,穿过大半人高的竹篱笆墙,又一下子跳入到战壕中。接着是大家谁也顾不上吃饭了,丢下饭碗争先恐后往防空洞里跑。由于拥挤,连长陈小春(湖南人)肩部被岩石刮了道血印子!
    事过之后,连部文书翁新武,当即把张宪红批评了一顿,说他不顾连长指导员生死,遭到敌机袭击自己先逃,并让他再隔着篱笆墙重跳那战壕。从篱笆上方到战壕底部,足有3米之多,张宪红试几下,却怎么再也跳不过去了!
    其实,这些都是人生存本能的表现,对于如此突如其来的袭击,谁都有可能会惊慌失措。但话又说回来,就是你采取了紧急措施,当时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当你听到呼啸刺耳声音的时候,敌机早已经飞过去了,你能不能幸免,就全看那炸弹长不长眼睛了!
    按当时部队的武器配备,我们炮班除一门火炮外,轻武器只有一支冲锋枪。这支枪是配给班长的,有时也会由其他战友拿着。但无论谁拿着冲锋枪,当时部队规定,都可以用轻武器对空射击。所以当时我们连队,凡是拿枪的战友,都对敌机进行了射击。据三班战友文光富回忆说:“当时我和班长糜无为,一直都在阵地上。我们发现敌机后,班长即刻就扣动板机,一棱子子弹瞬间打了出去。可我们发现弹匣袋里,再没有装好子弹的弹匣了。班长就叫我赶快到防空洞里取装满子弹的弹匣,我赶忙向防空洞跑去!”
    自打遭受第一次空袭后,后来战友们再遇到这样的事,谁也不再害怕了,一有防空警报拉响,大家都争着抢班里的冲锋枪,留在阵地上打飞机。因为当时按部队的规定,遇到敌机空袭时,战士们可以用冲锋枪射击。我们所用的弹匣每匣装30发子弹,战后点数实补,少多少发就补你多少发子弹。所以,战友们都想体会一下打飞机的过程,同时也想过一下打枪的瘾。
(王忠民、糜无为、赵小太在越南吉婆岛合影)
    自打那次对敌机射击后,团首长担心我们的阵地可能已被暴露,如不及时转移,很可能会遭受到敌人的报复性打击。也因我们是地面炮兵,打飞机根本派不上用场,又考虑到一时也不会有敌人敢从海上侵犯,于是就命令我们连队,立刻从海边阵地撤离。
    我们的新驻地位于吉婆岛中心腹地,从地理位置看,那里似乎比驻守在海边要安全得多了。到新驻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改善居住条件,自己动手建造竹屋。可越南人民军运来的建房材料,全部都堆放在海边,我们必须把这些材料运回来才行。
    新驻地距海边有4公里多,中间隔着一座山峰,当时那里还是一条小路,汽车还不能通行,我们团的工程兵连队,正在那里进行打通道路作业。为了尽快建造竹屋,我们连从连长指导员到每个士兵,都投入到紧张的搬运建筑物材料战斗之中。记得当时在从海边到我们第二个驻地的山路上,几乎都是我们部队搬运建筑材料的战友。只见有扛木棍的,有扛竹竿的,也有用头顶盖房用的竹片的,就象蚂蚁搬家一样。
    后来,美国人发现了我们部队的动向,就派飞机来进行骚扰,一遇到防空警报响,大家就扔下东西就地隐敝。因我们连除运自己的建筑材料外,还担负着为团部运料的任务,为加快运料进度和防止敌机空袭,我们就改在夜晚运料。漆黑的夜晚,战友们扛着重物,深一脚浅一脚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前行,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摔倒。
    据六班战友岳继文回忆说:“我当时以为自己个子大,体力好,在搬运竹片时,别人搬两片三片,我就搬四片。那竹片约1米宽,1.5米长,重有十多斤,搬没法搬,扛没法扛,我只得将其放在背上驼,上坡时腰弯得脸就快挨着地了。驼累了,我就将越南人民军盔形帽上面垫放一把草,把竹片放在头上顶。谁知道那远路无轻重,一路上我都是咬牙坚持,那次搬建房料真是把人给累孬了!”
    造竹屋是一项新的工作,战友们谁都没见过,大家都不知该怎样干。几个战友就到当地越南人住的竹屋前考察学习,越南人民群众热情接待我们,给我们倒水、拿水果,讲建竹屋的方法。之后,越南人民军也派出一个士兵,到我们连现场指导操作。谁料我们连队什么样的人才都有,几个来自湖北当阳的战友,更是出尽了风头:竹匠出身的冯友培,接过越南战士手中的砍刀,咔咔几下,毛竹上一个标准洞眼就砍好了,嚓嚓几刀,竹竿就被均匀地劈成了条条。他那娴熟的技艺,让前来教我们建房的越南士兵惊叹不已,当下伸出大拇指表示称赞!
(战友薛建国、郭治玉在越南留影)
    搭建竹屋需要加工木料,邓光明战友正好在家干过木匠,他根据越南士兵的要求,确确无误地加工好了房料。稳固房梁需要扒钉,大伙从工程兵连队借来打铁的炉子,运来钢筋,战友郭治玉正好是铁匠出身,他亮出拿手戏自报奋勇掌钳,轮大锤战友们都争着要试,很快就掌握了要领。至于拉风箱、立房架、梆竹竿、截钢筋等一些常见的活,那谁都会干。
    经过大家共同努力,连里的第一座竹屋很快造好了。接着是第二座、第三座,没用几天,全连所需的竹屋都造好了。之后是给团部造竹屋,几天功夫也建齐了。我们连造竹屋的速度让团首长惊奇,同时也把我们连的士兵,派到别的连队当老师,指导建造竹屋。郭治玉的铁匠炉也成了全团扒钉供应中心,据他回忆,当时经他亲手打制的扒钉足有千把斤之多!
    新造的竹屋可比住帐篷舒服多了,四面全用毛竹条封闭,据说蛇怕竹条上的毛刺,是不敢轻进入的。这种竹屋每班一个,竹屋内两头可放十一二块铺板,中间留有可活动的通道,每个战士都可以单独一铺,除外还有放物品的空间。铺板都是用竹棍架起来的,不仅通风,也可以防蛇。床铺上方紧拉两道铁丝,蚊帐整齐的挂在上面,再也不用担心被蚊子叮咬了。战士们还用建房的废料,每人钉制了个竹木凳子,一有空闲就可以坐在上面,趴在铺板头上写东西学习了。由于竹屋不再漏水,屋内也就干燥多了,战友们患的“阴囊炎”病也都很快好了。
(战友王育德在越南留影)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微信转发帮助寻找战友。但如有转载、刊发,须经作者同意。电话13939608108。
关注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