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七:热带雨林中的酸甜苦辣(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6-01 16:05:35
作者/王忠民
    热带雨林美得如童话一般,树高林密遮天敝日,怪藤古木点缀其间,鸟虫鸣唱如泣如诉,奇花异草竞相争艳!但热带雨林又令人生畏:蚂蟥横行布满林间,毒蛇瞬间可在眼前,蜘蛛随时对人攻击,蚊子又大又多又馋!要知道中国士兵遭遇热带雨林会是什么样的境况?还是让我们把记忆追索到那五十多年以前。
(战友张友斌在越南留影)
    越南是一个饱受帝国列强侵略的国家,法国人占领越南几十年,法国人还没走,日本人又占领越南,法、日侵略者前脚刚走,美国人又入侵了越南。但这几个帝国列强的侵略梦,最后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究其原委,除越南人民的英勇抗击外,国际上许多军事专家都认为,他们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那里遭遇到了热带雨林!
    当然,热带雨林又是战争的天然蔽护场所,美国人为除掉此心头大患,除对这里的热带雨林进行狂轰滥炸外,还曾出动多批架次飞机,对一些重点林区喷洒剧毒化学药品落叶剂,妄图毁掉热带雨林,不但给越南人民带来灾谁,连参战的美国士兵也不能幸免,犯下了灭绝人性的战争罪!
    吉婆岛是越南下龙湾中面程最大的一座海岛,岛上树密林茂,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典型的热带雨林。同时,吉婆岛也是越南东部前沿最重要门户和战略要地。所以,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才专程来到中国,向毛泽东当面呈图,要求中国派军队,帮其修建下龙湾各岛的防御工事。
    与我们连队同时登上吉婆岛的,除负责修建防卸工事的工程兵106团以外,还有我们军的高射炮营,我们师的高射机枪连、85加农炮连和我们82炮连,这些作战分队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工程兵安全兵施工。另外还有担负后勒保障任务的运输连、修理连、警通连等。因为当时空情较为紧张,部队大都选择在密林中宿营,所以,几乎在吉婆岛所有的热带雨林中,都驻有中国的援越抗美部队。
    我们连队的驻地,选择在距海边不远靠山的密林之中,住下以后,战友们便忙着修阵地、挖战壕、筑防御工事等。开始还认为住在热带雨林里还很不错,几天后才知道,那里的确不是适宜人生活的地方。关于热带雨林的情况,战友郭汉普有一段文字记述:“越南热带雨林有三多:蚊子多,个还特别大,俗称‘三个蚊子一盘莱’一咬一个大包,还把嘴伸进衣服咬人;旱蚂蝗多,树上、路边,到处有,稍不注意,咬得你血流如注,跑了你还不知道;再就是长虫多,经常出没在行人身边,有一天我在山林路上曾经打死过四条蛇。”
    除了毒蛇对士兵的威协之外,蚂蟥、蚊虫也给战友们带来不少麻烦。如果在丛林中活动,尽管穿好鞋袜并将裤腿扎得很紧,蚂蟥也能从袜缝、裤缝中钻进去,常常吸得让人血流不止。那里的蚊子也很疯狂,只要闻到人的气味,就群集对人发起攻击,而且个大嘴尖,拍打稍停片刻,它就会隔着衣服叮咬到你,被咬后瞬间皮肤就会痒痛难忍,严重的还会感染成浓疮。
    记得当时在越南吉婆岛,我们使用的都是在雨林中临时搭建的厕所,连上厕所方便时,也要提防蚂蟥、蚊虫或蛇类的攻击。据战友文光富战友回忆记说,有一次,他和郭汉清结伴上厕所,因怕蛇咬,两人拿住打蛇棍,边走边用打蛇棍敲打着两边的草丛。到厕所时,我们才发现没带扇子,因那是解大便时驱赶蚊子的必备之物。当我们蹲下方便时,成群的蚊子向我俩袭来,我们边解手边用手不停的拍打,结果还是被大蚊子咬了几口,还没有方便完,我们俩提着裤子就赶紧跑掉了。
    那里的毒虫也是防不胜防,一不小心便会遭来横祸。有一次,一排长晋满仓睡觉起来正在穿鞋,冷不防一只大蜈蚣从帐篷顶上掉下来,落在他脖子上把他咬了一口,让他头晕脑胀脖子僵硬了好几天,经到卫生队治疗后,才慢慢好转。
    热带雨林阴寒潮湿的气候,也让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士兵很难适应。我们登上吉婆岛认后,开始一直是住在帐篷里,一个班十来个人挤在一起,本身就已经很不方便了,为了挂蚊帐防蚊虫叮咬,我们在帐篷中间又横七竖八拉上几道绳子,这样以来,本来就不宽敞的空间,就更显得狭小了。从帐篷入口要找到自己的睡位,必须得弯腰低头穿过道道绳网才行。
    就是住在帐篷里挂上蚊帐,蚊子、蚂蟥、蛇类入侵也是访不胜防。因绳子拉得高低不等,蚊帐撑得也常是歪歪邪邪,稍不留神,就会钻进许多蚊子。战友郭汉普、李兴仁、赵元魁等,被蚊子咬得睡不着觉,干脆起来在帐篷中比赛捉蚊子,一次打死十来只蚊子都是常事。
    越南吉婆岛的确是一个美丽的海岛,但也是一个让人生畏的海岛。中国士兵能否在逆境中继续生存和战斗,对整个中国援越抗美部队是一场严竣的考验,同时也考验着这里的每一个士兵!
    不仅是战友们在帐篷中遭受蚊虫叮咬、蛇类攻击,越南那热带的气候,也让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士兵在帐篷中难以忍受。晴天帐篷中闷热难忍,在里边休息经常是大汗淋淋。由于岛上是海洋性气候,下雨时又经常是风雨交加,那风雨大得让帐篷难以招架。为此,战友们会冒雨去外边加固帐篷,常常被淋得浑身湿透。又由于帐篷四面透风不好封闭,真的是外面大下里面小下,外面不下里面还下。由于经常下雨,帐篷里面不仅仅是潮湿了,准确地说是经常踏泥,战友们穿的解放鞋经常是湿透的。
    在岛上吃的食物也是单调乏味,因为所有吃的东西,全是由海军用舰船从国内运来,所以我们只能天天吃干菜就米饭,吃的莱全是些茄子干、萝卜干、干白菜、甲级干鸡毛菜什么的。最好吃的就是红烧猪肉罐头,但这有限量,在萝卜干中掺些猪肉罐头,已经是我们能吃到的美味佳肴了。再就是用蛋粉加水做成的炒鸡蛋,开始觉得也很好吃,吃得久了就总觉得有一股子鸡毛味,让人倒胃口。我们连有两个回族战友,吃炒蛋粉吃得实在是够了,就整天跟炊事班提意见。经司务长赵顺福(河北定州人)多方努力,他们才在数天后吃上了红烧牛肉罐头。
    有一次,越南人民军到部队慰问,我们连分了一条几十斤重的大海鱼。这下子可把战友们高兴坏了!早已嘴谗的连长陈小春(湖南人)穿着背心裤头赤膊上阵,亲自操刀宰杀那条海鱼,并直接当厨上锅烹炒。连长离开炊事班时,还悉心安排相关人员如何如何炖煮。这时,同样嘴谗的指导员刘永福(湖南人)闻到香味也来了,他掀开锅盖,用勺子舀一点汤尝了尝说:味道很美,就是缺点辣,随手抓了一把红辣椒放进了锅里。
    开饭了,每班分得一盆香喷喷的海鱼肉,战士们不讲酸辣咸淡猛吃解馋。连部几大员和连首长也分了一盆,其他人都吃得狼吞虎咽,只有连长不动筷子气得嘴撅多长。原来是连长陈小春自从到越南以后,因不适应热带雨林中的潮湿气候,身上患了类似癣一样的皮肤病,医生纷咐他要忌吃辣物!后来,团里协理员到我们连检查工作时了解到此事,记得他是位理论水平很高且风趣幽默的首长,在跟连里讲课提到要互相配合时,把此事作为例字讲了出来,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连长指导员也笑得合不拢嘴。
    由于经常吃些干菜和罐头食品,再加上水土不服,我们连许多战友,本来从广西东门开始,就一直拉肚子,到吉婆岛以后,患肠炎痢疾的更是有增无减。也有不少战士患上了口腔溃疡、夜盲症、脚气病等疾病。又因为空气闷热和住帐篷长期在阴湿的环境下生活,许多战友得了一种怪病叫“阴囊炎”,患上这种病后,先是睾丸骚痒,接着是流水溃烂,之后结成黄疤,疼痛难忍,让人哭笑不得。据战友们回忆,如果把患有各种疾的都算在一起,当时我们连真是难找出一个完好的人了。
    由于患病的人数较多,连队也无法照顾谁了,战友们也都自觉的带病坚持战斗。筑防空洞、挖战壕、修阵地,大家还是抢着干。据官昌义回忆,记得有一次在修筑防空洞时,一块大石头突然从山上滚落下来,正好在石头下方,他和李刚(北京市人)、郭治玉、岳继文等战友,正在那里忘我的干活,听到战友大喊才有警觉,几个战友因裆部疼痛行动不便,差一点没叫大石头砸着!
    据刘汉杰战友回忆,由于患阴囊炎的战友逐日增多,排队去码头卸船时,往日整齐的队列不见了,不少战友只能叉着腿,一拐一歪地走路。忍痛扛起百十斤的重物前行,是需要一种超人的忍耐力和勇气的。五班战友王英臣身高体胖,扛起重物行走更为不方便,但他每次仍然选最重的东西扛。岳继文、张寿龄(河北人)等战友,腿裆部位缠绑着纱布,还一直坚持“轻伤不下火线”!
 
    中国士兵在越南热带雨林中的遭遇,引起了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1965年国庆节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立即派出联合慰问团,深入到援越抗美一线的下龙湾各岛,进行慰问和调查,帮助部队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战友张宪红王英臣分别着海魂衫和印有“援越抗美”字样的汗衫在热带雨林留影)
    记得“三总部”慰问团,给我们每个战士带来了5样东西:人手一册红塑料皮的《毛主席语录》;一本带“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字的慰问手册;一件蓝白条条海魂衫和一件印有“援越抗美”字样的白汗衫;还有一双褚红色北京小清河塑料厂生产的塑料凉鞋。同时还给每个连队发一台手拐石磨,用来自磨豆浆用,战友们争着抢着参于拐石磨比赛,终于喝上了香甜可口的豆浆,之后的体力也渐渐好起来。
    说实在的,我们对这几件物品都非常喜欢,捧住《毛主席语录》和慰问手册爱不释手,穿上那带“援越抗美”字样的短袖衫,鬼来鬼去鬼得不知姓啥。但在当时,最实用的还就是那双塑料凉鞋,因为越南经常下雨,我们穿的解放常是湿的,有了塑料凉鞋以后,痛痛快快地趟水也不怕了,战士们的脚气病也好了许多。据听说,我们是中国军队中,第一批穿上塑料凉凉鞋的士兵。
    有了手拐石磨,不仅让战士们喝上了豆浆,同时也吃上了豆腐,但这个过程颇让炊事班的战友费了一番心思。见战友们喝上了豆浆很开心,炊事班的同志们就商量着用豆浆做豆腐。但点豆腐必须要有石膏或卤水才行,可在这远离祖国荒岛上,上哪去找到那些东西呢?
    爱动脑筋的两个湖北当阳兵毛明华和金天本二人,想着卤水是咸涩的,那海水也是咸涩的,能不能用海水代替卤水点豆腐呢?经过他俩的多次试验,终于用海水点成了豆腐。五十多年后战友们在湖北当阳相聚,金天本、毛明华两位战友谈及此事时非常兴奋说:“当时我们连用海水点豆腐的经验,后来在全团推广过,团里还对我们进行了嘉奖呢!”
但是由于长时间吃不上青菜,战友们生病的还是很多。据当时部队首长说,此事引起了中央军委和国务院领导的重视。周恩来总理亲自出面,安排给援越抗美部队运送蔬菜的事,并指示,无论是新疆的土豆或东北的大白莱,凡供应给援越抗美部队的,一律不准加价,一切损失由国家补贴!
    负责连队后勤保障的司务长赵顺福(河北人)和上士郭根锁(山西人)也都没少发愁。他们亲自乘坐舰艇,回国内采购青菜往岛上运。可买回来的蔬菜,经过在船上的高温蒸闷,到我们连队驻地后,辣椒、茄子、土豆都烂掉了,白菜烂得只剩下个心儿,空心菜成了一个光杆,吃不上蔬菜的问题还是未能解决。
 
(战友李松林在热带雨林留影)
    炊事班有个叫李松林(山西人)的战友,性格开朗,聪明有余,整日嘻嘻哈哈,有时还爱玩个花鼓点儿,大家都很喜欢他。他见司务长买回的菜烂成这个样子,心里很难受,就蹲在那里,对着一堆烂菜出神。这时,他突然想起来在家乡掐杆栽空心菜的事,就把择剩下的空心菜杆子,一根一根地栽到炊事班旁边的土里。过了几天,他没想到栽下的空心菜全活了。
    这一下子可让大家兴奋不已,全连迅速掀起插种空心菜的热潮。大家在阵地旁、战壕边及帐篷前后,都插种上了空心菜,这样既绿化了阵地,也美化了环境。为了促使菜长得更快更壮,战友们就把从国内运来盛鸡毛菜的白铁桶,装上根铁条改制成尿桶,一有小便大家都舍不得往外撒,积攒起来浇菜用。
    谁也没想到,这空心菜最适应南方热带雨林阳光充足、经常下雨的气候,加上又浇了尿水,所以生长得特别茂盛。记得当时连队还开展了种空心菜的比赛,各班都把采摘的菜送到炊事班过秤称,送菜多的班会受到表扬。炊事班的柴黑娃(山西人)、李国民等战友,还想办法生出了绿豆芽、黄豆芽,吃不上青菜的问题很快缓解了,战友们因吃不上青莱引发的疾病也慢慢好转了。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网友转发帮助寻找,但如有刊发请写明作者。联系方式:13939608108。

 

 
关注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