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共青团 | 省青联 | 省学联 |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  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新闻| 河南|都市| 娱乐| 创业|消费| 数码| 社会|法制| 财经| 校园|人财 | 民生 | 健康| 教育| 团务| 汽车| 信息|资讯| 新农村| 专栏| 头条| 产品
地市频道 |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鹤壁 | 南阳 | 商丘 | 周口 | 驻马店 | 信阳 | 济源 | 三门峡 | 平顶山 | 漯河 | 安阳 | 许昌 |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驻马店频道 > 今日热点

援越抗美老兵记忆之三:从京畿腹地到南国边陲(图文)

豫青网 时间: 2018-05-04 10:48:58

 作者/王忠民

战友郭汉普着越南人民军服装留影

 

    南国的天真是有些热情过头,竟让这群来自首都的士兵有些难以忍受。因为肩负着祖国和人民的重托,胸中的热血时刻等待着涌流。战友们的激情早已将燃烧的炮膛填满,只等祖国一声令下,我们就用青春去谱写那无名的战斗!

    在保定登车的除我们连队外,还有我们军的高炮营和我们师的85炮连及高射机枪连。据说,这些部队是按照上级“挑选精兵强将参加援越抗美战斗”的指示精神,经过北京军区首长点名挑选的,这些参战部队,都曾在1964年全军开展的大比武活动中取得过优异的成绩。望着这由数门威武大炮组成的专列,战友们心情格外激动,连队的几个新兵更为高兴,他们跑前跑后,想数一下这长长的列车到底载有多少门大炮,但又被大家喊了回来,因为怕在站台上发生事故。

    轰隆呼啸的列车从京畿腹地出发,满怀豪情的战士将奔向遥远的战场,因为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血与火的战斗,所以战车的撞击声才是那样的激昂铿锵!为了便于人们了解那场似乎被人遗忘战争的原委,还是让我们将难舍的思绪,暂时离开这溢满激情的军列,去回忆一下当时发生在中越高层间的故事,以还原那段不该让人忘却的史实。

    1965年2月10日,为了支援越南人民的反侵略斗争,首都北京举行了150万人声势浩大的集会示威。伟大领袖毛主席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了中国人民充满激情的游行队伍。在城楼上,他不时亲切地与越南驻中国代办黄北、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常驻中国代表团团长阮明芳等交谈,表示中国人民将会全力支持越南人民,打赢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战争。

    1965年4月初,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秘密访华。在一列向北疾驶的火车上,外出视察的毛泽东主席,在湖南长沙会见了胡志明。胡志明向毛泽东介绍了当时越南的困难情况,恳求中国给予帮助。

    对于越南的局势,毛泽东早已知道,但当时的中国也面临着许多困难。毛泽东风趣地对胡志明说:“胡主席,你来自越南,我来自湖南,咱们是‘两难’,但咱们是又一家嘛,有什么困难尽管说,要人有人,要物有物!”

    胡志明向毛泽东叙说了一些越南情况后,从中山装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纸,那是一张绘制有越南河内以北地区,要抢修的12条公路及沿海一些需要修建的防御工程示意图。

    毛泽东接过那图看了看,爽快地答应了胡志明的要求,并同意让周恩来总理落实这件事。周恩来接到毛泽东的电话,立即找来总参谋部罗瑞卿、杨成武等人,传达了毛泽东主席和胡志明主席谈话精的神,并决定由军队承担这些工程。

    4月17日,中央军委命令组建中国援越抗美部队一、二、三支队;

    4月1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下达援越工程预令;

    4月22日,杨成武副总参谋长在北京钓鱼台18号楼,与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举行会谈,就中国援越部队进入越南的一些具体事宜进行磋商。

    4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李天佑、总政治部副主任梁必业,主持召开有三总部及海军、炮兵、工程兵负责人参加的会议,具体布置了援越抗美军事行动任务,并宣布了行动命令……

    由于当时奔赴援越抗美前线的部队太多,京广线铁路一时紧张起来。虽然有些货车大都已停运,但为了给正常行驶的客车让路,我们乘坐的军列也是经常临时停车。傍晚时分,列车才在郑州北站的一个兵站停了下来,兵站为我们准备了可口的饭菜。吃过饭以后,因谁也不知列车何时开动,大家就在车旁自由活动,同时也想多呼吸些新鲜空气。

    夜幕渐渐笼罩了大地,繁忙的郑州北站四处灯火通明。北站是个列车编组站,因郑州位于京广、陇海两大铁路干线的交汇处,所以这里显得特别繁忙。站里经常有鸣笛的火车通过,也不时见有来往牵引车的火车头,吐着白烟“嗵嗵嗵”地来回奔跑。我和张友斌、袁增轩、李兴仁,薛建国等几个同时入伍的新蔡同乡,站在铁道边看火车,同时也商量着说,快到驻马店了,上车后大家都别睡着了,我们要看一看自己的家乡。因为大家当时有一个没有说出的共同想法:这一去不知何时再回故乡。

    随着响起的集合号声,大家急忙奔回自己的车厢,列车又缓缓地开动了。随着闷罐车撞击声的节奏加快,我们慢慢离开了郑州,许多战友也进入了梦乡。因为总想着要看看家乡的事,我和张友斌没有入睡,同时也回忆起到部队一年多的生活。我们俩刚入伍时就分到了一个班,初到部队时热情很高。当时又赶上部队开展的学雷锋活动,俺俩就经常和几个战友,利用休息时间做好事,多次受到连队的表扬。我们俩也因此在同批入伍的战友中最先入团,又最先由列兵提为上等兵。

    大约是夜间十一点多钟,列车经过了驻马店车站,因当时是高速行驶,我们与家乡就这样匆匆而别了,但家乡那瞬间即逝的影子,却永久地停驻在了我的记忆中,同时也让我们勾起对家乡的眷恋之情。我们俩在一起,讲述了些在家干活累得腰酸背痛的事,还谈了些幼年时偷摸人家的生瓜梨枣,这也让我想起一段家乡的童年趣事。

    我们村南边有一个美丽的河湾,河堤下绿草如茵,河堤上绿柳成行,弯弯的河水从堤下流过,也可谓风景如画。那里也是个天然牧场,我们周围几个村的孩子们,常赶着自家的牛马到那里放牧。

    最值得记忆的是那里有一个会讲故事的老人,不知他的真名叫啥,只记得他家是河南边李新庄的,邻村人都叫他“屠豁牙子”。每到我们放牛时,他便挑着两个粪筐来捡粪。但他捡粪的方式与众不同,他从不自己动手捡粪,只需要在那大柳树下给我们讲故事就行了。谁家的牛马屙粪了,那家的孩子就会拿着铲子提着粪筐,去捡完粪回来又继续听他讲。快吃中午饭了,牛马也吃饱了,故事也讲完了,“屠豁牙子”也挑着粪筐回家了。

    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屠豁牙子”虽文化不高,但他肚子里的故事却多得出奇,天南地北、历朝历代、男女情事、鬼怪神仙他都会讲,许多故事编得非常神奇!他还会唱一些顺口溜,而且随编随唱,合辙押韵,妙趣横生。他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我走上写作之路的启蒙老师……

    列车经过三天三夜的行驶,我们终于到达了广西南宁的车站,部队首长命令我们下车。记得当时是夜晚11时左右,大家将武器装备从火车上卸下来,又忙着装上汽车,因天气较热,战友们个个累得汗流夹背。到坐上汽车时已是12点多钟,此刻已是人困马乏,一坐到车上就摇晃着睡了起来。车上的士兵可以睡觉,但开车的战士却不能打盹,部队首长见大家实在太累了,再继续前进怕发生事故,就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休息。

    我们从车上走下来,把方块雨衣往地上一铺,倒头便睡。哪知南国的蚊虫对我们特有情感,把战友们叮咬得睡不着觉。于是战友们有的将毛巾或手帕蒙在脸上,有的则索性脱去上衣,把头脸裹得严严实实。太阳出来了,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只见在公路的两旁,到处横七竖八地睡着士兵。

部分战友参战前留影,中间为副班长武锦仁

    随着起床号声响起,大家才慢慢从梦中醒来。据郭汉普回忆:他醒来时,见同班的战友杨新龙坐起来后仍还在朦胧之中,边挠着痒痒边惊异地问:这?堑侥亩玻课颐遣皇亲谄瞪下穑?”郭汉普一边喊他快醒,一边收起雨衣一看,他自己竟在一滩牛屎上睡了一觉!那牛屎还散发着臭味,让大家高兴得前仰后合。至此,我们已经是日夜兼程数千里,四天四夜披战衣了,在紧张而匆忙的记忆中度过了“五一”劳动节,又迎来了“五四”青年节的黎明。

    在撒满晨辉的阳光里,我们唱着战歌踏上征程,路的两旁,到处是南国迷人的风景。炮车、军车急驶,扬起的沙尘如硝烟滚滚,由豪情和钢铁组成的队伍,阵势威武,状若长龙,战车的中的每一个士兵,此刻胸中都装满了激情。行进间,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场,那里停放了许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越南人民军的战鹰,不时地有飞机从我们头顶上空掠过,也不时地有战机飞上云端,直入苍穹!

    经过半天的行驶,我们到达了出国前的集结地地东门,当时给我们最深的印象是热,最大的感受还是热!放下背包还没有打扫完驻地,战友们身上的衣服已全湿透了。

    到东门以后,连队对班排人员进行了调整,我们四班班长糜无为调到三班当班长,战友赵小太(山西人)随他去三班当副班长,我们班的副班长武锦仁(山西人)调到一班当班长,李刚(北京市人)调到我们四班当班长。记得调整以后,二班长是曹桂生(山西人),五班长是李占文,六班长是金吾群(河北人),一排长是晋满仓,二排长是贾吉栓(从二炮连临时调来)。我对新任班长李刚的印像很深,他长方形的脸庞,大眼睛,高鼻梁,面部表情严肃多于?钇茫找愣嘤谛θ荨K聿钠撸甯窠∽常曜嫉耐涫勘蜗瘛?

    在东门集结时,主要是进行战前训练,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张。最让人害怕的是那里的太阳,烈日下让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战士难以忍受,半天下来,每个人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因此,上面给我们每个班多发了一些备用水壶,外出训练时每人背一个,回到驻地渴了,还能及时喝到水。话到此处,又让我想起东门的水来。

    由于集结地东门四处都是红黄色的土地,夏日雨水又多,所以池塘里的水也有土地的色泽并显得混浊,我们虽然在池塘边挖了个井,但井里水比池塘里的水也好不了许多。战士们喝了那水之后,由于水土不服,不少人患了肠炎、痢疾。为解决这一问题,卫生员就在饮水中加放些净水剂、白矾等物。处理之后的水是清亮了许多,但那水的味道却是涩、咸、苦味俱有,但为了生存,战友们也不得不喝。

    有一天,我们班长李刚从外边训练回来,大汗淋淋口渴难忍,随手从备用水壶中抓起一个,拧开盖子就喝。谁料那是个装擦炮油的水壶,擦炮油快让他喝完了,他才觉得味道不对!我忙上前抱住班长,边给他拍背边让他快吐,他呵呵几声也没吐出来,就又急忙叫我的“一对红”郭平飞去喊连队的卫生员。

    卫生员张玉新闻讯急忙赶来,他弄了些肥皂水和药,叫李刚喝了下去,又叫他用手指扣喉咙。过了一会儿,班长便把擦炮油吐了一地,我们看班长痛苦的样子,心里都非常难受。这时,指挥班长冯越赶了过来,他与班长是同时从北京入伍的好友,问候几句后见班长好了些,就风趣地说:“你伢子今后可别再偷喝擦炮油了呵,擦炮油都叫你喝完了,咱上前线擦炮还用啥呢!”班长苦笑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记得在东门集结时,还有一些文艺团体到部队慰问演出,印像比较深的是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他们表演的许多高难度节目,让我们大开了眼界。我记得最清的就是一个杂耍节目叫《快乐的炊事兵》,演出道具全是由炊具组成,特别是正中间桌子上放十几个同时转动的菜盘子,从节目开始到结束还一直转动,让战士们鼓掌、叫好声不断!

    再就是广西歌舞团的演出,当饰演刘三姐的演员黄婉秋一出场,全场即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他连唱三次刘三姐的唱段,观众的掌声不停仍不能下场。记得在当时场地旁边,有一辆木牛车上站满了当地群众,有一人在车上鼓掌,被挤掉到车下还在继续鼓掌,当发现已站地上时,竞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挤下来的!

在东门集结时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学说越南话。因为部队考虑到去越南后,不会说越语无法与当地人沟通,就请人教大家学说越南话。连队给我们每人发了个中越语对照的小本本,并安排大家一定要认真学,好好记。我学的词都忘得差不多了,经群里战友们共同回忆,真还想起来不少。刘汉杰发来的微信说:同志越南语叫“龙吉”,同志你好叫“感姆龙吉”,请抽烟——“眉胡突拉”,谢谢——“龙可吉”,厕所在哪里——“召歌纳西”,你吃饭了吗——“每安梗”……

    郭汉普战友甚至还清楚记得在出国前,部队教唱的那首越南语歌曲《越南·中国》:“越南母中华,累连累,松连松,定没衣冬没衣爱什么又爱功”……中国语是:“越南,中国,山连山,水连水,越中友谊比山高比海深”……大家还共同记得在那小本字最后边,还有一些中英文对照词,如:“我们是越南人民军”、“放下武器缴枪不杀”之类,是专门准备喊美国兵投降用的。

    临出国的头一天,部队进行了换装。当我们脱去了心爱的军装捧住上交的时侯,看着那将要告别的红色帽徽和领章时,不由地心中沉甸甸的。新换的是越南人民军夹克式军服,上衣敞领,下衣裤褪处有扣,每人还发了一顶头盔式军帽,大家戴上后也觉得新奇好看。此外,每人还发了一个背囊袋,还有一条能折叠弯曲的凉席。

    友情提示:越抗美老兵记忆之二网发后,受到不少微民的关注,在这里特表示感谢!同时又找到了几位战友,其中张友斌、郭平飞已加入到我们“援越抗美三炮连战友群”,让我们热烈欢迎他们。

    注:本文作者为驻马店日报高级编辑(记者),殷切渴望通过此文能与老战友们取得联系,文中凡籍贯带括号者,均是尚未找到的战友,欢迎网友转发帮助寻找,但如有刊发请写明作者。联系方式:13939608108。 

 

 
关注豫青网驻马店(yqwzmd),给您满满的正能量! 

 

投稿邮箱:724044582@qq.com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