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汽车新闻

我在上海初恋你 文/胡识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起你,想念远去的黄

时间: 2015-10-23 17:07:27

我在上海初恋你 文/胡识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起你,想念远去的黄浦江渡口。一个人在孤独的雨夜,站在窗口僵直成一颗树的高度窥探世界。我知道你的身影早已沉浸在漆黑的雨水里,但你的笑脸尚在我的记忆里盘旋,就好像凉飕飕的雨点敲打着玻璃,像我失眠时的呓语。
  南京路的法国梧桐树日益减少。我曾听导游说,梧桐树枝繁叶茂,成长时不免有粗壮的枝干横亘在马路上方,阻碍车辆同行,影响交通。深秋一到,也是落叶缤纷,惹得环卫工人极为劳累。后来,香樟树就逐渐代替了梧桐树,新市区的街道两旁,香樟树生长得郁郁葱葱。
  不过,我还是喜欢法桐。特别是深秋时节,枯黄的梧桐树叶随风飘落,簌簌的,有一种特别凄楚的意境。而香樟树,四季常青,也不落叶,就算到了深秋,那种唯美的气氛却很少有。
  我喜欢四季分割明显的城市。秋天来了,自然要有秋天的景象。毕业后的第三个月,我来到到上海,恰好赶上周末,南京西路人潮拥挤。我第一次孤身外出,来到一座韵味深藏的南方古城,从火车站走出,投奔到一家旅行社。因为人生地不熟,只得跟团旅游,被安排住宿。
  上海的老城区街道旁依旧生长着挺拔的法桐。我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身旁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纹理烫的短发,模样好看。
  上海的司机开车豪爽,就像我们家乡人喝酒一样,不拖泥带水。车开到黄浦江边,我终于与你说了第一句话——你是哪里人啊?当然,这句话特别老土,不过你还是微笑着回答了我:“江西。”
  我大喜,忙说我们是老乡。然后你问我是哪个市的,我说:“上饶。”话音一落,你张大眼睛看着我,拍拍我的肩膀,喜上眉梢般说“我也是啊。”
  后来,你当了我三个月的女朋友。那是我生命中最美的初恋,它是那么意外,可是多年后,我们虽然天各一方,但你却依旧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就好像不曾远去的上海法桐。